首  页 | 加入收藏夹 | 设为首页

火车票实名制下的春运变局

  • 日期:2010-3-4 9:11:03  来源:京华时报

还有6天,春运就将结束。在这一年的春运中,首度试点的火车票实名制成为关注焦点。

实名制,在民众7年的呼唤后终于面世。凭借身份证订票,把姓名和身份证号写在火车票上,在春运“一票难求”的背景下,寄托着人们希望买票公平的愿望。同时,增加的验证手续,又让它承受着损害效率的批评。40天的试点,实名制给春运带来了哪些改变?它能否承载改变春运难之重任?

接近公平

2月10日,在10多次“线路繁忙”之后,27岁的彭雷终于打通了广铁集团的订票热线,订到一张12日回长沙的硬座票。他感觉有点儿不可思议。在广州工作4年,这是唯一一次没加价就买到了车票,而且是有座的。

怕排队验票慢,2月12日中午,他提前两个多小时来到火车站。当天,广州火车站广场上有80多个验证验票口。10秒,彭雷持二代身份证接受检验后进站,顺利得让他惊喜。候车期间,他给在长沙的朋友打电话,兴奋地诉说这次“没找黄牛、没加价”的快乐之旅。

1月9日,铁道部发布通稿称,今年春运期间在广州铁路局和成都铁路局的37个车站试点火车票实名制。寥寥数语,却如平地惊雷。

事实上,实名制的雏形在7年前就已出现。当年春运期间,重庆火车站率先试行——车票背面填写姓名,再由火车站派出所盖章,旅客持有效证件方可上车。此举一出,新华社立即叫好:“许多票贩子都因手中车票卖不掉、退不掉而眼巴巴看着作废。”

然而,重庆的“实名制”仅实施6天就夭折了。重庆火车站派出所当时陷入了两大困境:一是登记难,旅客太多,以至于警方最后只好采取抽查的方式;二是检查难,按“实名制”规定,上车时必须持与车票登记内容相符的证件方可上车,检查一个人至少要花费半分钟,而每天进站的旅客多达2万人次,人员配备严重不足。

几个月后,广东的蔡茂松教授在《南方周末》上发文,呼吁推行火车票实名制。此后几年,专家、学者纷纷呼吁实行实名制。2007年,厦门、宁波等地也分别试点“登记实名制”和“农民工专列实名制”。但直到2008年,铁道部的态度仍然是,火车票还不具备实行实名制的条件。

尊重民意

“最终实行实名制试点,实际上是赞成的声音淹没了反对声,铁道部是负责的态度,是尊重民意的。” 昨天,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华茂崑说。

在评价实名制给春运带来的改变时,茂崑说,实名制试图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旅客的平等购票机会问题,一个是打击“黄牛党”倒票的问题。对绝大多数旅客而言,实名制让他们在购票上更接近公平了,不用受“黄牛党”的气了。

与2009年相比,实名制下的广州春运出现了明显改观:“把票贩子猖獗的势头打压了下去”、“维护了春运售票秩序”。2月10日,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对广州试点作出评价,“总体上看,实名制在广州地区的试行效果非常好,基本达到了试点实名制的目的。”

与春运“作战”运”一词频繁进入大众视野,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华茂崑说,随着广东等地经济的发展,对农民工的需求激增,形成中国第一波农民工潮。大量人员的迁徙,在春节前后形成不断攀升的春运客流。与之相对的是,运输能力远远跟不上。严重不足的运力,让“一票难求”的问题浮现。

1986年,华茂崑坐镇广州,指挥春运。因为没有足够的客车,就把“闷罐车”改成临时客车。改装的车里没有厕所,就在车底板上挖一个洞,加一个挡板,供旅客“方便”。

此外,就是“全国总动员”,召集东北等春运压力小的地区,由工人带着客车来支援春运压力大的地区。货运列车为客运列车让道。事实上,这两条措施,在以后的春运中一直被沿用。

随着春运的发展,部分人看到“一票难求”背后的“机会”:倒卖火车票。从1988年开始,“黄牛党”日渐猖獗。当年,仅广州站就抓获倒票分子7794名,收缴车票4万余张。

2002年,铁道部采取了一项措施应对“一票难求”:削峰补谷,将春运硬座票价上浮15%,硬卧、软座、软卧上浮20%,试图通过价格杠杆调节客流,减少旅客在春运高峰期的出行。然而,这一机制引发了民间情绪的强烈不满。2007年,该措施在饱受抨击之后停止。

华茂崑认为,票价上浮对调节客流有一定的作用,但作用很小。因为在我们国家的国情之下,春节回家是“刚性需求”。于是,在跟春运“作战”时,铁路部门频繁给出的“药方”是:提高运能、打击“黄牛党”。

错峰放假?

对于春运“一票难求”的局面,铁道部官员多次强调,其根源是铁路运能跟不上客运的需要,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方法就是提高运能。

按照铁道部发布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到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0万公里,主要繁忙干线实现客货分线。华茂崑说,再过3年左右,随着多条主要高铁的竣工,铁路运能短缺的问题将得到基本解决。但即便到那时,要说春运出行不再难,恐怕也不能完全做到。因为春运是一个特殊的畸高的需求,铁路如果按照这一需求来建设,势必在平时造成大量的浪费。在浪费与满足需求之间,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因此,解决春运“一票难求”的问题,不单单是提高运能就能解决的。

他认为,春运难的根源在于刚性的、集中的人员大迁徙,人员大迁徙的根源在于各地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因此,春运不再难,只能是各地形成相当规模的经济中心,大迁徙自然减少。

华茂崑建议,国家对企事业单位实行错峰放假,延长春运时间,降低某几天的客流高峰,进而可以减轻春运的压力。今年,北京的学生放假较早,和农民工客流、探亲流等分开,春运过程中的客流一直较为平稳,明显好于2009年的春运情况。

“在没有最好的解决方式之前,实名制值得试试。”华茂崑说。

精彩推荐


南钦铁路建设进展

山西站初现雏形

火车东站动车试跑

“凤舞楚天”服务

博彩网

(www.dj6s.com)最大博彩公司网站

全讯网

(www.bet-qxw.com)体育足球全讯网

国铁路网信息中心主办 路讯杂志社协办

Copyright@2001-2011 www.chnrailway.com 中华铁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证 0507159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