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终点站“”即将到站

来源:中华铁道网

  “就地过年的政策让旅客数量骤减,很多列车都停了,我们也是,在家歇着等通知。”当我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无奈与喜悦的矛盾心里交织。作为一个从1991年就开始上班的老合肥客运段职工来说,今年7月就面临着退休,今年的春运是她“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次。

  我的家庭是个让别人看着很不错的“吉祥三铁”之家,从爷爷那辈开始就为中国的铁路的宏伟建设做贡献,一代传一代,到我是第三代。其实当我出生在父母都是客运的家庭中时,从小到大都是打心眼里拒绝铁路的。上四休四的班换算来是上半年休半年,但在我幼稚的记忆深处,要么一个在家一个上班,要么都不在家。所以二十几年的春节印象中,没有一次能一家三口一起从年三十过完年初三的。“今年的春运任务下来了,我和你妈算了一下上班时间,我年三十下午上班,你妈年初一早上走,你一个在家好好过年。”年二十和家里打电话时,我爸轻描淡写的和我说着。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其实内心没有多少波澜,几乎每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今年只是更极端了点,我年三十晚上才能到家,再见我爸就是明年了,多备点方便面在家就行了,过年嘛,怎样过都一样,习惯成自然,现在也不能放炮了,天天睡到自然醒,一个人也挺好。

  可没过几天,国家推出了“就地过年”的政策,曾经一到春运人山人海,一票难求的火车上,如今也变得空荡荡。去年春运好歹年前疫情没爆发和后来疫情止住可以出行的时候还保持了人满为患的场面,而今年,从开始的寥寥无几就注定了整个春运的节奏,三十年工龄的爸妈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为了响应国家“节支降耗”的政策,全国都停开了很多列车,包括我爸妈跑的车。

  “跑了近三十年春运,这到最后一年了,还不让人多拿点加班费,现在好了,都不知道闲在家要干点啥,老老实实在家备年货吧,三十早点回来,今年一大家子都去爷爷奶奶那过年。”我妈和我打着电话无奈的笑着说,电话这边的我边安慰我妈边抑制住心中的喜悦:“您老真是不嫌累,上了这么多年班了,还没上够吗?好好在家休息休息,提前体验一下退休后的生活,正好过年多准备点菜。”这是第一次能一家三口在一起过到年初七,三十中午下了班就往老家赶,一进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大爷大娘,兄弟姐妹十几口子都等着在,从小到大,这样的场景真的太少太少了,瞬间让我高兴到想哭。

  作为父母都是客运段的孩子,聚少离多是常态,我爸曾说:“越是节假日,越是我们最忙的时候,而且还有加班费,身为普通的铁路职工之家,你要理解我们。”他们其实也知道我想要什么,从来节假日都是在上班,没有说像别人家还能全家出去旅旅游啥的,从外地来到合肥,一切都是他们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并不是像外人看上去那样光鲜亮丽,我更希望他们可以不那么在乎工作和加班费,在我小时候能多陪陪我,可是在我上班之后,我终于开始理解了他们所做的一切,干一行爱一行,更多情况下是职业的精神信念指引着他们,当铁路需要的时候,身为铁路职工就不能临阵脱逃。

  吃完饭,陪着我妈洗碗,她笑着却略显低落的说道:“现在的高铁是又多又快,真是方便,但总觉得没有了当年春运的热闹劲,那时候人都从窗户上爬进车,车厢里挤都挤不动。虽然人很多,活也很累,但我看着旅客一个个往家赶时,脸上洋溢的急切喜悦之情,我就一点也不觉得苦了,上了三十年了还是上不够的班哟,可惜我的春运终点站也要到咯

  ……”是的,哪有所谓的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负重前行罢了,你们永远是我的骄傲和榜样!

  过年的天气格外的好,阳光明媚,温暖如春,从老家回来,我们一家出去逛了商场,看了电影,去了景区。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是初春的气息,这是幸福的味道。(作者系中华铁道网、交通运输新技术网评论员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