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线开通!京哈高铁打通区域经济发展新通道

来源:新华社

  1月22日,随着首发列车的准时驶出,京哈高铁北京至承德段正式开通运营,这也标志着京哈高铁的全线开通。今后,北京到承德、沈阳、哈尔滨的最短时间分别缩短至59分钟,2小时45分和4小时52分。京哈高铁的开通不仅提升了旅客运输效率,同时也缓解了东北地区既有铁路线的货运压力,大大释放了货运运能,为东北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更好的交通保障,进一步加强了东北老工业基地与环渤海地区的联系,对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东北振兴战略实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完善路网促进区域经济发展

  京哈高铁是国家高速铁路网“八纵八横”主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由北京至沈阳段和沈阳至哈尔滨段组成,从2007年开工建设到2021年全线开通,期间沈阳至哈尔滨段于2012年开通运营,承德至沈阳段2018年开通运营,随着北京至承德段于2021年1月22日开通运营,京哈高铁全线正式开通运营,进一步完善了我国高铁路网。

  据介绍,京哈高铁衔接了东北地区的哈大(哈尔滨-大连)、沈丹(沈阳-丹东)、沈佳(沈阳-佳木斯)、长珲(长春-珲春)、哈齐(哈尔滨-齐齐哈尔)、哈牡(哈尔滨-牡丹江)、哈佳(哈尔滨-佳木斯)等7条高铁,未来还将陆续连接通辽、盘锦、赤峰、天津、昌平等5条高铁,构建辐射东北,通达全国的高铁网,充分体现了京哈高铁的路网主骨架作用。

  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京哈高铁京沈段项目副总工程师崔秀龙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京哈高铁打通了北京与东北地区间的联系,可以缓解东北老工业基地与环渤海地区经济发展不均衡的情况,同时也连通了京沪、京广等高铁线,串联路网的意义重大,可以加速沿线区域的协调发展。

  快速客运通道的打通带来的最直接红利就是缩短沿线城市间的时空距离,加强大城市与周边城市的同城效应,或将催生出更多的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生活圈等新型城市群格局。

  以京哈高铁京沈段为例,其两端衔接了京津冀城市群和辽中南城市群,中间串联了辽宁西部的经济欠发达地区,京哈高铁可以有效发挥辽西的区位优势并率先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力推进乡村振兴和资源枯竭型城市的转型,并进一步打造辽宁开放合作的新增长极。

  释放运能提升东北地区铁路货运

  京哈高铁打通了东北地区进出关最快捷的客运通道,开通后,东北地区至北京的旅行时间平均压缩1.5小时以上,朝阳、阜新两市到北京的旅行时间,由目前的10个小时压缩到2个小时左右。此外,在其路网主骨干作用影响下,进出关快速客运通道还将进一步延伸,目前在建的辽宁朝阳至凌海高铁,自京哈高铁辽宁朝阳站引出,经辽宁省朝阳市、北票市、锦州市后,接入京哈铁路秦沈段的凌海南站。朝凌高铁建成通车后,将实现京哈高铁、京哈铁路秦沈段的互联互通,锦州到北京运行时间将缩短至1小时40分钟左右,大连到北京的运行时间将缩短至3小时左右。

  “进出关新通道的打通,极大缓解原有铁路线的运输压力,合理优化了沿线的运力。”崔秀龙称。

  据了解,在京哈高铁开通之前,东北进京的铁路通道多为客货混跑线路,运输压力较大,随着京哈高铁的全线开通,旅客列车和客流会进一步向高铁转移,铁路货运能力将进一步提高,电煤、石油、钢铁、粮食等重点物资运输能力可以实现较大增长。

  以山海关站为例,每天出入关列车418列,其中客车298列,货车120列,客运列车占比达到71.3%。京哈高铁全线贯通后,初期出入关图定货物列车由60对提高至77对,日均提高17对34列,客流向京哈高铁转移后,经由山海关站的货运列车日均增加10列,可以有效释放既有铁路货运能力。

  据了解,京哈高速铁路沈哈段通车后,沈大铁路每年可增加货运能力1150万吨,京哈铁路沈阳至哈尔滨区段每年可增加1000万吨,大大缓解哈大铁路通道运输能力紧张局面。

  交通的改善,也为沿线地区创造了招商引资的新机遇。2019年3月,朝阳通美晶体科技有限公司投资5亿元,在喀左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半导体材料生产项目。该项目全部达产后,可实现年销售额1.2亿元,磷化铟、砷化镓等半导体产能将雄踞世界第一。未来5至10年,将逐步完成半导体化合物高端领域的全产业链布局,打造成百亿产业集群。“以前交通不便,投资商都不愿意来。现在铁路畅通,交通便利,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投资。我们也从‘一潭死水’变成了‘一池活水’!”辽宁省朝阳市发改委副主任王国民说。据了解,目前阜新、朝阳等市还有20余个超过5亿元的投资项目正在洽谈。

  冰雪成“金”带动沿线旅游产业

  众所周知,受高铁线路带动最为明显的当属旅游产业,全长1198公里的京哈高铁沿线各地旅游资源丰富,承德避暑山庄,朝阳红山文化遗址,扶余大金碑国家湿地公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等等,然而由于交通不便,一些地方的旅游资源长期得不到充分利用。

  高寒型复兴号列车在京哈高铁上试运行。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佟明彪/摄

  随着高铁的开通运营,沿线的旅游景区也变得热闹起来。“以前我们这儿没什么游客,高铁开通后,旅游高峰时段一票难求,连我都得来帮忙维持秩序了。”朝阳鸟化石国家地质公园常务副总经理张国锋说。

  据悉,京哈高铁承沈段开通运营后,沿线多个城市间的高铁列车实现了“公交化”运行,“高铁一日游”成为当地旅行社的精品项目,依托高铁带来的客源优势,高铁沿线开办、扩建“农家乐”的个体商户增长了30%以上。

  值得关注的是,京哈高铁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重要交通保障设施,与东北地区的冰雪旅游“相遇”时更显相得益彰。据中国旅游研究院今年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2021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休闲旅游人次将达到2.3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将超过3900亿元。而京哈高铁沿线的哈尔滨、沈阳、长春分别位列冰雪目的地竞争力排名的第一名、第三名和第五名。

  据了解,凭借京哈高铁开通的利好,吉林省推出了近百个冰雪项目及优惠措施,辽宁省打出“坐着高铁游辽宁,遇见冰雪温泉”冰雪旅游口号,推出冰雪相关的旅游产品,扩大消费人群覆盖面,推动冬季旅游产业链升级。

  除了盘活沿线的旅游资源,京哈高铁还自带“旅游属性”,据崔秀龙介绍,京哈高铁采用了“一站一景”的设计,每个车站的设计都会融合当地的文化特色,让高铁线路很好的融入到沿线的人文环境中,“乘坐一次高铁就相当于了解当地文化的过程。”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佟明彪)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