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是新鲜的Dakar(达喀尔)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交通运输新技术网特约通讯员刘欢)落地异国他乡是在当地时间十一点左右,地面上的点点星火和家乡好像没有太大差别。不过出海关的时候确实被小小的“敲诈”了一笔,当时被集体拉到关口,还以为是国人的特别待遇,没成想是要小费来了。

  “抽烟吗,小伙子?”刚坐上去公司的车,来了七八年的老大哥就问我们。

  “我不抽烟。”

  “我抽,我抽”,旁边的小伙伴伸手接过,“哟,喜来登啊,味挺冲的。”

  “对了,你们连一下我的热点和家里报个平安,现在国内也差不多要起床了。”老大哥继续说着。

  从车内拍了个照片给家里,也给小伙伴报了平安。这里还好,起码这高速晚上看起来和国内差不多嘛。不过这平民区确实有点不堪入目,蚯蚓巷子,脏乱铺子。

  “还有几分钟就到咱项目上了,我们搁那休息会儿,然后你再和他们回办事处。”

  总感觉梦到过这儿,两车道宽的水泥城市路,旁边的店铺已经关门,矮矮的两层的样子。路上没有行人,风吹着破烂塑料袋,划过阴暗路灯下的人行道。

  “这还有KFC?”

  “对,去年刚开的这家。市中心那边还有一家。前面马上就到项目部了。”

  在拐弯开过一段不太平的泥路后,我们到达了在达喀尔的项目部。这是一栋大概六七层的小区住宅楼,离市区不到二十分钟车程。只有一两盏昏暗的路灯,看不太仔细周围的环境。

  “来,快进来吃点咱这边的超大小龙虾。大家自己拿完,要啥随便吃。”

  “这是咱们蒋总,这是任总。”老大哥给我们介绍着说。

  吃了两天的飞机餐,终于吃上了白米饭,虽然是炒的,但也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触。还有这腌青蒜、酸辣椒、酸茄子,是那味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经过一段沿海公路,我们到了公司所在的办事处。

  “待会儿小声点,大家都在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这是一栋别墅式的楼层,刚进门是一树红色的滕花。院子不大,总共五层,我住在四楼。

  “以后你就住这了,暂时一个人住,有啥需要可以找我。“

  “一个人住?”

  “对啊,你还想和小姐姐一起住啊?我问了,但是人家不愿意啊。“

  “唉,太可惜了。”

  “早点休息吧,明天八点开会。”

  “欢哥…”一大清早就有人来敲门。

  “哈喽!来的这么早?”

  “远啊!还是你这舒服啊,住着小别墅,我们这一路过来,沿海公路,风景真的好。”

  那一定要多去那边看看,我心里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