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一粒扣子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王登展)纽扣,这个不起眼的物件,记得小时候几乎所有的商店里都有卖的,虽然东西小价格便宜,但是日常生活离不开它。“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那个时代衣着的写照,一件衣服穿的时间长,扣子掉的自然就频繁,于是买扣子换扣子就成了家常便饭。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衣着讲究了,赶潮流、换花样、比款式,等不到衣服穿坏就换新了,缝缝补补早已成了昨日往事,商店里不再有纽扣卖,有时遇到好一点的衣服,买的时候就配有一颗备用纽扣,大多时候,纽扣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发展进入快车道,市场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无论城乡,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纽扣被大浪淘沙,沙沉水底,彻底从人们的视线、从大大小小的商店里退出了舞台,中国人的生活真正迈入新时代。

  一天早晨,我发现身上的衬衣少了一粒扣子,不知什么时候掉的,缺少扣子的位置明显隆起,形成空洞,恰逢上班时间,我略显尴尬。衣服可以换,但不能因为少了一粒扣子就扔掉吧,一来这件衣服我比较喜欢,二来这件衣服还比较新,买的时候花了几百块,因为一粒扣子断送她的前程我于心不忍。

  上哪里去找这种型号的扣子?我问了同事,都说街上没有卖的,“东西太小,太不值钱,谁还做这种生意?”就在无望的时候,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上淘宝网,一搜果然有一家,有这种型号的扣子,不过一次要买20粒,好在总价只要7块钱,平均3角5分一粒,如果我只买一粒,不说快递费,恐怕商家连包装费都不够,我明知用不了那么多,但为了一件衣服,我还是下了单。

  接下来我心怀忐忑地等待,7块钱的扣子商家会发吗?好在淘宝商家讲信用,很快发了货,发货地点是杭州,收货地是兰州转运站,从杭州到兰州几千公里,我的一粒扣子翻过千山万水,穿越祖国东西部,真是叫人感慨万千。

  一粒扣子,两个时代,诠释贫穷与繁荣。

  虽然用一粒扣子要买20粒有点奢侈,但我仍要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感谢互联网,感谢电商,在动辄千百万的逐利浪潮中,居然有一粒扣子这朵微利浪花。

  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我甘愿做一粒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