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你的不容易,从未说我爱你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孙正虎)贾平凹在《关于父子》一文中这样写道:“作为男人的一生,是儿子也是父亲。前半生儿子是父亲的影子,后半生父亲是儿子的影子。”

  小时候觉得父亲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大英雄。那个时候父亲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修车师傅,谁家的三轮车坏了,父亲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哪儿的问题,该换的零件就换,修补修补能用的,也绝不让多花钱,因此大家都喜欢来我家修车。

  可能是中年得子的缘故,父亲对我远比对四个姐姐的态度要好,因为隔壁村大路上人流量相对较多,父亲就托人租了房子干起了修车的生意。我在家里成了拖油瓶,母亲要和几个姐姐下地,没人照看,带到地里我又只待一会儿就吵着回去,不得已就让父亲带我。母亲则每天打发两个姐姐来送饭,那时候姐姐们也小啊,拎着一个保温桶,拖拖拉拉的,成年人走40分钟的路程,他们要走一个多小时。印象最深的一次,母亲做的水饺,让两位姐姐来送,结果到路上边吃边走,父亲又饿又担心,背着我顶着大狂风去迎接姐姐,结果在一个大树根下找到了她们,父亲气急了,把两位姐姐踢了两脚,我也吓得大哭。父亲在风中沉默了一会儿,又把我背上,领着两位姐姐往家里走……多少年过去了,这幅场景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每每想起来,父亲坚毅的脸庞,姐姐们低声的抽泣、大风怒号的声音、那顿夹杂着沙土的水饺,彷佛刀刻一般,印在脑海里。

  “那个时候家里就只剩17块钱了,你三姐也到了上学的年龄了,你奶奶每天也要花钱买药。”父亲一边抽烟,一边说道“那个时候是真困难呐!也不知道是咋熬过来的。”直到现在父亲回想起来也是满满的感慨。

  有人说:“和父亲最好的缘分,就是活在彼此的影子里。”小时候大手牵小手,看着父亲伟岸的背影,长大后,又用自己的手牵着父亲的手,迈步向前。

  过完年离开家的时候拗不过父亲执意要来送我,那天刚好飘起了雪花,一片一片的雪花落在父亲的肩头,就像小时候调皮的我一般,在父亲的肩头嬉戏打闹。忽而雪花又消失了,就像流年一般,在父亲的肩头匆匆走过。上坡的时候,我注意到父亲的腰弯的更深了,头发也全部变得花白了,心里更是泛起一阵酸楚。

  到了可以和父亲碰杯的年纪,也终于知道了父亲的不容易,父亲喝下一杯酒咂咂嘴说道,“生活不容易啊!你要好好努力,创出一片天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