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与入的感慨——不惑心境的拓片

来源:中华铁道网

  宝玉/文

  锦衣半世的文化才子李叔同最后出家当了法师。

  倜傥半生的钢琴大师李斯特最终入教做了牧师。

  嗟之于贫穷且“出”的,被我们唏嘘其平庸、呵斥其逃避;

  呼之于富裕而“入”的,被我们啧啧其不凡、媚告其果敢??

  贫富为阴阳。贫为阴;富为阳。

  居贫看意志;为富看品德。两者皆历者方可称其为完满人生。

  先富后贫者,是悲剧。

  先贫后富者,是喜剧。

  而恒富者,则多数是闹剧。

  财富是一面魔镜,只有拥有财富的人,才能视财富如粪土。也只有经历过财富生活的人,才能真正领会隐藏在生命中的深刻意义——比尔-盖茨领会了——成立了全球最大的救济会;霍英东和邵逸夫懂得了——成了奔走于凡尘的活菩萨;连具有“资产阶级趣味”的名伶作家张爱玲,也在领悟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大贵大贱、大喜大悲后说出了:“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而相比之下,只单一地经历过极度贫穷的祥林嫂,就只能注定在绝望中去砍庙门,而不会释怀地隐入佛门。因为她缺失另一种富裕生活的参照,使她还无法参透生命的本质,继而得出人生虚无的结论——生命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她在愤而剁庙门的时刻,一定在想:如果祥林不死;如果阿毛不被狼吃;如果东家能让我近祭台;如果我能过上东家那样的生活,那谁还会费力去砍庙门呢?其实她无法想象,东家也许在历尽艰险获得幸福之后所发现的是:我有钱了,怎么也还是觉得烦恼、不幸福呢?

  无产者失去的是锁链,也只能是锁链。因为他穷的就剩债了。而资产者失去的是什么呢?我以为是泰然。所以真正使你幸与不幸的,不是你现世的贫与富,而是你在经历了贫与富之后所选择的生命的形式。只有经历了“阴阳”生活的人才能得出全面的命理概论,也才能真正理解叔本华的悲剧哲学的核心论点——人,生而不幸。

  生活中的难题很多。而其中幸福的生活才是上天给予我们最大的难题。有人在富裕的生活里成了鱼肉他人、冷眼立目的奴隶主。有人却成了体恤弱者、普度众生的慈善家。人皆有佛性,但仅是佛性而已。如果说哪一种人生更接近于佛,那么我以为当推“先贫后富者”——历经贫而富而仁者为佛。这就如同菩提树下修百日,不及磨刀霍霍向苍生的刽子手更接近佛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也??

  记住了吗?天堂中的每一个神,都在讲述他从地狱到天堂的路上所发生的事。

  “出”到哪里?“入”向何方?

  【作者简介】宝玉,中央音乐学院作曲博士,作曲家,剧作家,音乐批评家,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中国音乐评论学会理事。著有《文化同源,音乐异声》;歌剧《山海经-奔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