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精调师”:用心和脚步丈量钢轨

来源:澎湃新闻

  “哒哒哒……”3月20日15时许,商合杭高铁合肥至芜湖段线路机声和鸣,来自合肥工务段的各路精英,分散在肥东站、含山南站、大力寺线路所、裕溪河特大桥等处的道岔、线路上,各就各位,精调作业。

  商合杭高铁是我国高速铁路网“八纵八横”路网规划和京港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商丘至合肥段去年12月1日开通运营,合肥至杭州段于今年6月底具备开通条件。

  商合杭高铁设计时速350公里,这对轨道线路的平顺性和稳定性要求极高。合肥工务段承担这条新线合肥至芜湖段57组道岔、4组温调器、43座桥梁、3座隧道等上下行210余公里线路、设备的精调任务。

  去年10月25日,合肥工务段举全段之力,从15个车间抽调70名党团员青年骨干,投入线路精调攻坚战。

  今年受疫情影响,精调人员进场复工遇到重重困难。合肥工务段经过与安徽省、合肥市防疫办多次协调联系,制定新冠肺炎防疫措施和复工方案。2月27日,这群“精调师”正式复工。

  “目前疫情缓解,但仍不能掉以轻心。”参与商合杭高铁精调会战的肥东线桥车间副主任侯峻岭说:“我们在战‘疫’中复工,提前为职工准备所需防护用品,每天对公共场所进行消毒,对上岗人员测量体温,实时掌握职工身体状况。”

  32岁的任璞,是来自安庆线路车间安庆西线路工区的一名班长,一米七个头,脸色有点发黑。他主要是负责商合杭高铁精调检查工作。3月19日13点,他带领6名技术人员准备好头灯等工具,从芜湖市沈家巷驻地出发,乘坐40分钟汽车到达裕溪河特大桥、含山南站进行线路和道岔的测量作业。

  “为按时完成精调任务,我们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从当天下午1点出发算起,要到次日凌晨2点才能回到驻地。”任璞手拿检测仪器在现场边熟练地检查裕溪河特大桥上的钢轨温度调节器结构“病害”、几何尺寸,边对记者说:“春节前后,线路精调重任压在肩上。我白天中午出去检查线路轨道,晚上分析检测数据,编制整修方案,一天只能睡上四五个小时。现在工期很紧,青年突击队每天行走10公里,日行2万步,平均检查6.4万个扣件。”

  锁定工期目标,用脚步丈量钢轨。任璞连续60多天没有回老家山东菏泽,在线路上滚爬,辛苦程度不言而喻。精调关键期间,他每个月在线路上行走300多公里,检查扣件130多万个。

  “我长时间没能回家,孩子对我显得有点陌生了。”任璞说:“我在赶往工地前,常同家人微信视频,家中3岁的双胞胎孩子不愿意与我说话。尽管这样,可是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任璞工长是我们的‘主心骨’,大家跟着他心里很踏实。无论是技术难题,还是现场沟通协调,他能迎刃而解。同时,他还耐心地给大家讲解知识,既是老师又是朋友。”去年8月参加工作的大学生金秋志远,对任璞佩服有加。

  “以前,我工作岗位在合九线普速铁路线,这次来到商合杭高铁,线路标准更高,设备精调难度更大,这是新挑战,但我有信心、有能力保质保量完成精调任务。”任璞胸有成竹地说。

  为啃下精调这块“硬骨头”,他带领这群年轻人放弃周末休息,在线路上奋战分秒必争,午饭都是由专人送至作业现场,匆匆吃完就投入工作当中,大家共同的心愿就是为了保障这条新线按时开通。

  “线路道岔区段精调,轨距值偏差要求控制在0.3毫米以内,比一张A4纸还要薄。我们的目标是线路地段轨道质量指数静态TQI值1.2以下,道岔地段2.2以下。TQI简称轨道不平顺质量指数,数值越小,线路就越平顺,旅客的舒适度就越高。”技术员李磊说,我们这群“精调师”在现场工作就像绣花一样,需细心用心将工作做到极致,每天一个人仅检查轨距的作业量,就要弯腰四五百次,为的就是让列车运行更加平稳,让旅客有更好的体验。

  精调工作进入产“白热化”阶段,“精调师”们只争朝夕,风雨无阻。33岁的张玉松,他在铁道线上默默奉献12个年头了。“参加这次商合杭高铁精调攻坚战,我在临时工作组有砟道岔工区任工长。”谈起参与攻坚战的难忘经历,他记忆深刻:“今年1月,安徽地区连续三周雨雪交加。作业现场,寒风吹到脸上刺骨冰冷,雨衣冻得硬邦邦的,穿在身上很不方便,大家脱下雨衣,内衣被汗水雨水浸得透湿。”

  “去年12月份,我家孩子刚出生,我一直不在家人身边,在家里最需要我的时候,也没能及时赶回去。”线路工李豪语带辛酸,愧疚藏在心里,他对家人的牵挂只能通过视频传递温情。

  平均年龄只有26岁,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精调师”,同为高铁梦想,他们相聚在一起,为的是商合杭高铁合肥至杭州段顺利开通,为的是中国高铁安全平稳运行。来自六安线路车间的年轻大学生、线路工陈亦非,在谈到投身“精调战”、“疫情战”的感受时说:“我们是这两场攻坚战中的普通劳动者,期待早日摘下口罩,乘上新线开通的高铁列车,好看看窗外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