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我们的使命不是满足于赚钱

2012-09-03 11:23:23 来源:外滩画报

丁磊爱中医和竹子,办公室入口处的柜子,看起来是药铺格子模样。漆黑的木头上,写着“立春、冬至”等二十四节气。他爱的书,也有一部分陈列在三楼走廊里,比如《南怀谨文集》、《资志通鉴》等,来来往往的员工都可以看。丁磊还是那样直来直去。

丁磊爱中医和竹子,办公室入口处的柜子,看起来是药铺格子模样。漆黑的木头上,写着“立春、冬至”等二十四节气。他爱的书,也有一部分陈列在三楼走廊里,比如《南怀谨文集》、《资志通鉴》等,来来往往的员工都可以看。丁磊还是那样直来直去。

七年前“西湖论剑”时,有一个听众妈妈曾经和丁磊理论:“如果 3 年前看到你们在做网络游戏,我恨不得用枪崩了你!”这位母亲的孩子沉溺于网络游戏,一次她找孩子连找了三个晚上。

当时丁磊小心地回答:“去年有 100 多款网络游戏,真正属于我们自己设计的有十多个游戏,不知道你家儿子玩的是什么?”结果,那位妈妈回答是盛大的《传奇》。

如今记者提了一个类似的问题:“在国内,外界对游戏行业多有负面评价,你做何感想?”丁磊摇摇头:“我觉得游戏很阳光。在美国和日本,都是如此。”

他几乎有点恨恨的:“中国社会,总是把游戏行业妖魔化。”在丁磊家,他就很支持孩子玩游戏,他的孩子最喜欢小鳄鱼爱洗澡的游戏,“作为父母,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孩子在玩游戏时思维的变化、策略的运用,以及他到底对什么真正感兴趣。”

“你要相信一点,游戏是给孩子带来乐趣的。在中国,总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孩子到底能做什么呢?”他激动起来。此观点和马化腾相似,后者曾经表示:“我每天会让 6 岁的儿子,玩半小时游戏。”

“骨灰级”玩家史玉柱的观点最鲜明。“我不反对自己的孩子玩游戏。”他说,“孩子沉迷游戏,不要把责任推到孩子身上,大人首先要从自我的角度去反省。”

史玉柱自称了解了一些沉迷游戏的孩子,“都是家庭不美满的,”“他不沉迷于网游,必然沉迷于其他,这是心理学研究的结果”。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事实上,目前在国内,三大游戏商正是这三位“支持自家孩子玩游戏”的父亲所领导的腾讯、网易和盛大。

《暴雪熊猫人》里的武僧

8 月 16 日,是《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的动画片头首播日。为了和美国同步,夜晚九点暴雪在杭州城内包了一家影院,来专门播放该片。

“我觉得丁磊一定会玩《熊猫人之谜》里的武僧。”谈到新游戏,暴雪公司大中华区总经理戴锦和毫不犹豫地说。

“我是喜欢玩。”丁磊承认自己酷爱《魔兽世界》,也打其他游戏:“但我不能说,否则不就给别家做广告嘛。”这个宁波人狡黠地笑道。

“丁磊是世上第一精明人。”互联网专家谢文曾经告诉过《外滩画报》。当时,谢文正在探讨马云受外资挟持的股权。创始人遭遇的类似威胁在新浪的王志东身上也发生过,“但在丁磊那里,怎么可能?”

一开始,丁磊就牢牢控制着股权。根据 2011 年年报,丁磊在网易控股 44.5%,基于该公司复杂的股权关系,丁磊个人实际控股很有可能超过 55%。“也就是说,这些账面现金大部分是丁磊个人的,相较其他创始人持股比例较低的互联网公司,这或许会限制丁磊的冒险冲动和风险性投资。”有分析师和投行人士表示。

这也是网易一直被称为“丁磊驱动型”公司的原因。但令人称奇的是,丁磊的每一次节点,又踩得奇准。

人人网的创始人陈一舟对丁磊的评价就是“他一直在变”。陈发现,新浪、搜狐包括腾讯,“现在所做的,基本上就是最初决定做的事情”,而“网易最成功的事并不是出发点”。事实上,丁磊一开始是做社区的,后来才做免费的邮件、个人的主页,以及短信。最后,才是游戏这个“躺着都能赚钱的金矿”。

虽然网易和腾讯、新浪、搜狐等一起号称四大门户。但实际上,它早已是一家游戏公司。8 月 15 日网易二季度财报显示:网易营收 20 亿元,其中在线游戏收入 17 亿元。事实上,过去几年网易游戏收入占比一直高居不下,鲜少低于 90%。而当初进入游戏行业时,还恰好是丁磊人生中的低谷。

2001 年,由于“误报合同”事件,纳斯达克对网易开始调查。9 月 4 日,网易被正式停牌,美国的投资人开始起诉它。《华尔街日报》的评价是,“总部设在北京的互联网门户网站网易,似乎走到尽头。”

丁磊当时心生去意,他告诉老友段永平:“我打算卖掉公司,重新创业。”对方问他:“那你现在有一个公司,为什么还要重新来过?你现在还有这么多的现金在手上,公司股价又这么低,对方条件也不好。不是卖的好时候。你要真卖,卖给我好了。”段永平劝他坚持。

谈起“阿段”曾经的相助,丁磊告诉《外滩画报》:“企业家有时候真的很孤独。当你做出决策时,很多时候员工和同行都不会了解。但那时和段永平去聊,他会告诉你哪些事情不能干,哪些路不能走,肯定会死的。”

困境中的丁磊跑遍了全国。“任何赚钱的生意都想过,比如卖电脑,比如纽扣等等。”

2001 年,丁磊力排众议投身网游。“在最困难、最苦闷的时候,我不是每天闷在办公室里,而是自己跑下去做市场调查,去看人家怎么盈利。”他说。

虽然当时的中国盗版游戏盛行,但丁磊就想到,游戏只有网络化才能解决盗版问题,才能让大家愿意付钱。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返回中华铁道网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