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部落”演绎苦乐年华——记广铁集团公司北大门、张家界工务段界溪河线路工区

2012-08-04 13:39:46 来源:中华铁道网

这是个不起眼的工区:一座淡黄色的二层小屋,半遮半掩在绿树青山之间,悦耳的鸟鸣声显出山间的静寂与空茫。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李启恩)这是个不起眼的工区:一座淡黄色的二层小屋,半遮半掩在绿树青山之间,悦耳的鸟鸣声显出山间的静寂与空茫。

这是个不寻常的工区:横跨湖南、湖北两省,一条蜿蜒清澈的小河成为湘、鄂两省的分界点。

这里叫做界溪河,名如其状。

负责养修这段铁路线路、确保列车运行平安的是张家界工务段界溪河线路工区——6名职工,14名合同工,每天在两股铮亮的铁轨上来回奔忙,不知疲倦。

长期处在这个交通、信息都相对闭塞的世界里,工区职工形成了一个特别的“深山部落”。作为广铁集团公司最北端的“守门人”,他们演绎着人生真实生动的苦乐年华。

这里的遥远和偏僻难以想象:“白天不见人,晚上鬼唱歌”,去趟距离最近的西斋镇,当地农民开的“小四轮”要跑一个多小时,管内的一趟慢车,开到距离此地9公里的澧县站就回头了。

工区日常生活所需的菜、米、油、盐,全靠职工利用上、下班返城机会,数次转运带进深山,且一买就是半个多月的。

“四面都是山,北面是江汉平原,工区正好位于风口,夏天热得象火炉,冬天冷得象冰窖,七级以上的大风常常刮得人睁不开眼……”

“18公里的线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由于线路翻浆冒泥、坍碴低接等病害突出,需要花费很大的气力进行整治。说不苦,那是假话。”

“每天早上7点钟,我们准时从工区点名出发,带着六七十斤重的作业工具,走上近20公里去干活。中午饭就由炊事员送到工地上,要一直干到天黑才能回来。”

“遇到防洪、开天窗等任务时,还得白天晚上连轴转,一天下来人累得躺下来就不想动!”工长肖辉这样告诉笔者。

除了工作的艰辛,这里的生活环境同样恶劣。

界溪河盛产蜈蚣,据史志记载,这里蜈蚣的毒性在方圆数百里内无可匹敌。蜈蚣喜好干燥中空的环境,铁路道床成了它们最好的栖息地。

工区职工线路作业时,从石碴里爬出筷子长的蜈蚣属常事。除此之外,毒蛇、蚊虫、蜂蚁也是多不胜数,给工区职工人身安全带来很大的威胁。

“我们不怕苦,不怕累,怕的是没人说话,怕的是深山寂寞”,今年32岁的青工徐合金环望周围峰峦叠嶂的群山,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由于方圆数十公里内罕有人迹,一台电视机成了“大众情人”,休息时,大家翻来覆去地看着几个台的节目,连广告也不愿错过。

列车日夜隆隆,车过时,工区房子像地震,床铺像摇篮,说话像吵架,对旁人来说,这是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在无数个日日夜夜中,6名职工和无言的铁路、来往的列车成了亲密好友:

一听动静,就能判断出是货车还是客车;每天经过工区门口的几十对列车的时刻,倒背如流……

苦归苦,工区职工更清楚自己身上的职责,为了铁路的安全,他们默默奉献、不计得失。

8月的一天,在连续几天的大雨冲洗下,管内K802公里一处边坡出现溜坍,滑下来的泥砂将水沟堵塞,水也开始漫到道床上,形势十分危急。

接到险情报告后,工长立即组织人员抢险。从上午9点直到晚上9点,在长达2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大家不停地排水清淤、稳定边坡,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

处理完成后,又等到段技术人员赶到现场鉴定,直到现场确认隐患完全消除后,大伙儿才放心离开。

在工区的安全揭示牌上显示,自成立工区以来,这里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故,一直保持着最高的安全天记录。

在工区多年的工作、生活里,职工们与界溪河结下了浓厚的感情,尽管这里是全段最艰苦的工区,但从来没有一名职工要求调离过。

青工肖辉一入路就在这里干起,15年过去了,如今的他已结婚生子,并由当初的毛头小伙成长为工区工长。

班长伍梦初从石门北调来时,说好援建一年半载后,再调回大站工区的,没想到一干就是五年多,其间妻子患重病,手术后他将妻子也带到工区,一边照顾一边上班。

提到界溪河的优势,工区职工如数家珍,侃侃而谈:

“空气好,晚上看星星都比别处多!”

“常有松鼠、野兔、金鸡之类的动物到路边歇息,来人也不怕!”

“这里的猪肉、土鸡蛋很正宗,喂养时没有添加过任何化学饲料,美味、营养、无公害!”……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深山部落”里的6条硬汉子执着地坚守着这个连一趟慢车都不会停下的小工区,守护着铁路安全。

每当有列车驶过,他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中的活儿,注视着列车从视野里呼啸而过。

他们说,看到车轮从自己养护的铁路上安全通过,心里总感到特别自豪,再苦再累也都值了。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返回中华铁道网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