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高铁有望在一至两年内开始全面建设

2012-05-23 14:48:19 来源: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前期工作已经持续超过15年的中欧铁路项目,再次迎来关键节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向《望东方周刊》透露,这条新建高速铁路有望在一至两年的时间段内签订正式合同开始全面建设。

\

本文涉及采访对象

(按照在本组报道中出现顺序):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

中哈铁路项目组组长、铁道部国际合作司原副司长李宝仁

延边州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秘书长赵本跃

吉林省发改委规划处副处长温晓天

吉林省社科院朝韩研究所所长张玉山

延边州委常委、延龙图党委书记于晓峰

珲春创力海运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成日

延边海华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朱义龙

中欧高铁迎来开工窗口

“一旦动工,铁路将在6年左右的时间修建完成。”

前期工作已经持续超过15年的中欧铁路项目,再次迎来关键节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向《望东方周刊》透露,这条新建高速铁路有望在一至两年的时间段内签订正式合同开始全面建设。

其中,国内喀什至吐尔尕特段有望在年内率先开工。

中欧铁路重获开工窗口的背景,即是中国高铁建设资金一度中断后重新陆续到位,“到现在已经有八成项目恢复开工。”王梦恕说。

“过去由于我国铁路网不发达,技术装备落后,能力不能满足国内运输需要。面对发达国家和一些地区大国通过亚欧铁路网规划推行其地缘政治战略,实施经济布局,在亚欧铁路网一体化进程中,我国更多是采取观望和被动应对的态度。”曾任铁道部国际合作司副司长的李宝仁向本刊记者介绍说。目前,他正担任另一跨国项目中哈铁路项目组组长。

虽然出现过 “7.23”动车这样的事故,但是将中国置于完善的高铁、铁路路网之上实属必然。特别将其放眼于中国和平崛起的战略背景之下,铁路建设被赋予了更为丰富的含义。

正如动车事故后,国防大学科研部副部长秦天少将为《望东方周刊》著文所说,“应该看到,高铁技术是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高铁的发展建设,也理应成为国家的重要战略行为而不是部门或地方的一般商业行为。”

第二通道

所谓中欧铁路,最早可以追溯到孙中山时代,“他辞任临时大总统以后提出来一个10万英里铁道的规划,专门提到了与欧洲的亚欧大陆桥,和欧洲进行连接。”王梦恕说,10万英里大约相当于17万公里,中国至今仍然没有实现这个目标。

1997年,由乌兹别克斯坦首先提出,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就联通三国的中吉乌铁路签署备忘录。两年后的1999年,位于兰州的铁道部第一勘测设计院在《新建中吉乌国际铁路中国境内段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提出了南北两个方案。

当时估计,北线方案全长约577公里。它自新疆的喀什向西,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吐尔尕特口岸,以3.85公里隧道穿越吐尔派特山出境进入吉尔吉斯斯坦。然后,铁路前进到卡拉苏,至此到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都可利用现有线路。

南线方案全长523公里,自喀什向西南抵达库尔干,从伊尔克什坦口岸出境进入吉尔吉斯斯坦,然后向西经卡拉苏抵达安集延。

2004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明确提出新建中吉乌铁路喀什到吐尔尕特段,即以采取北线方案为基础。这主要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主张,因为北线经过该国的主要矿产区。当时三个国家共提出了8个方案。

安集延最迟自汉代起就是中亚的经贸中心,从这里开始有线路经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与欧洲铁路网接轨。从新疆到安集延,精确地复制了丝绸之路的路线。

目前,从中国有三条铁路线可以前往欧洲。一条需要先到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哈巴罗夫斯克和符拉迪沃斯托克,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直达荷兰鹿特丹港。另一条东起中国江苏连云港,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国直抵鹿特丹港。由于前苏联地区使用宽轨,其间必须更换车轴。

2010年10月试运行的“渝新欧”联运线,把现有的铁路网络进行优化组合,也是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前往欧洲。

与经过俄罗斯的现有中欧大陆桥相比,新中欧铁路将中国前往欧洲的距离缩短了大约900公里。特别重要的是,它自亚欧大陆南部通过,大大拉近了中国与中东地区的关系。

王梦恕认为,以这条铁路为核心的陆上通道对中国意义重大,“这算中国的第二个通道。一旦马六甲海峡出问题,我们的石油供给就非常被动。如果有第二个通道,就可以缓解这个问题。”

以目前的进展,王梦恕认为比较关键的境外段有望在两年内签订合同,“境内段和境外段有可能是一起开工,也有可能是分段开工。”

“铁路修到哪里,哪里就发展得快,这点已经被无数次事实证明了。”王梦恕说,中吉乌铁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勘测完毕。然后,“伊朗到德国这一段,有更好的客观条件,客运的标准预计是按照时速350公里修建,300公里的速度运行。”作为中欧铁路核心段的中吉乌铁路,可能要新建十多个车站和换装站,近50条隧道、近百座桥梁。

“新建线路准备客、货列车同时运行,建设复线,一个上行、一个下行。”王梦恕表示,初步设定铁路建设为时速250公里标准,客运按照时速200公里运行,货运为每小时140公里到170公里,“一旦动工,铁路将在6年左右的时间修建完成。”

其实2011年2月17日、18日,在北京就曾召开中吉乌铁路喀什至吐尔尕特段项目预可研评估会。会议材料说,它“标志着中吉乌铁路正式拉开了建设序幕,该项目有望在2011年开工建设”。新疆发改委负责人当时也表示,对此寄予很大希望。

当时已经确定,中吉乌铁路全长约504公里,其中中国境内175.9公里,吉尔吉斯斯坦境内278.1公里,乌兹别克斯坦约50公里。中吉乌铁路境内段投资估算为83.86亿元。

几个月后,“7.23”动车事故发生,铁路建设资金基本停止拨付。相对而言更需要资金支持的中吉乌铁路没有在2011年开工。

吉尔吉斯的想法

在各国政府层面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资金一直是中吉乌铁路的焦点问题。它可能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线,并且因此需要兴建一条长达14公里的特大隧道。

两个国家中,乌兹别克斯坦段主要改造现有线路。因此,铁路建设几乎为空白的吉尔吉斯斯坦如何推进其境内路段建设成为关键。而这又非其本国所能承担的。

此前,中国在2002年提供了2000万元用于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段的可行性报告调研。2005年左右,该路段曾迎来开工窗口,但随后爆发“郁金香革命”。一直到2006年,吉尔吉斯斯坦新一届政府才确认该条铁路的建设。

2009年,吉尔吉斯斯坦媒体曾报道,两国领导人会晤后,“中方愿与吉方一道共同推动实施中吉乌铁路等大型双边合作项目,并考虑在2010年再向吉提供8000万元人民币的赠款援助。”

吉尔吉斯斯坦曾倾向于用“资源换项目”的方式解决中吉乌铁路吉尔吉斯斯坦段的资金筹措问题。这种模式已应用在中吉乌公路上。

中吉乌公路东起伊尔克什坦口岸,穿过吉尔吉斯斯坦南部主要城市奥什,最终到达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全长959公里。

其中,2011年8月竣工的伊尔克什坦至奥什路段中的约50公里项目采用了“资源换项目”模式。具体的实施方式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提供项目融资,吉方提供伊斯坦贝尔德金矿供中方开采,利用矿山开采的预期利润修复上述50公里路段。

吉尔吉斯作为中亚地区金矿资源主要储量国和产出国之一,其金矿的探明储量、地质储量和预测资源量总潜力十分可观。承担该路段建设的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消息说,依照黄金市场行情估算,中方可获相应的经济回报。

2009年,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巴基耶夫曾提出,用该国纳雷恩州境内的一系列金矿来换取资金,结果遭到反对。当时吉尔吉斯斯坦方面公布,作为中欧铁路核心段的中吉乌铁路耗资20亿美元,计划10年收回投资。

第二年,吉尔吉斯斯坦国内政局再次发生变化,巴基耶夫出走,项目也再次陷入停滞。

而在2010年底,伊朗外长穆塔基宣布,中国、伊朗、阿富汗、塔吉克斯坦等国已同意共同修建一条连接中国与中亚、中东的铁路线。它自中国新疆出发,途经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抵达伊朗。铁路继续向西前往土耳其联通欧洲铁路网,同时一条支线南下抵达波斯湾。

当时,阿富汗已基本完成为可行性研究。这条铁路全长2300公里,总预算43亿美元。

与此同时,依托中亚能源管线建设的中哈铁路也提上日程。这使中欧铁路可能出现南北两条线路。

建设一条全新的中哈铁路于2005年由哈萨克斯坦方面提出。这将是一条标准轨道铁路。事实上,哈方希望,它最终也由土库曼斯坦前往伊朗。

到2011年夏天,吉尔吉斯斯坦总理阿塔姆巴耶夫公开表示,将放弃先前的“资源换项目”融资方式。但他在前往参加达沃斯论坛前表示,推动中吉乌铁路将是其首要任务。

这位总理说,该铁路项目建设已“势在必行”,否则位于中亚腹地的吉尔吉斯斯坦将与国际铁路大动脉失之交臂,“而中方不带任何政治色彩的援吉政策和做法将成为启动该项目的直接保障,两国关系也将因此更上一个高度”。

铁路建设全面复苏

在中国方面,建设中亚铁路前往欧洲的决心似乎从来没有改变。2008年铁道部《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调整方案》中再次提到包括这条铁路在内的东北、西北、西南跨境铁路建设。

王梦恕说,中长期方案提出之后,铁道部曾专门安排人员到这些国家进行接触。

王梦恕认为,修建跨国高速铁路基本不存在技术难题,并将使用中国的高铁技术和标准、铁路设备,“接触中的这些国家都没有什么反对意见,最大的难度还在未来各个国家之间对高速铁路的管理问题,还有一个就是如何更好地通过高速铁路来获取利益的问题。”

“国际铁路运输通道的建设,为我国铁路相关产业‘走出去’,输出我国铁路的技术和装备,参与境外铁路建设创造了条件。”李宝仁告诉本刊,在中国铁路快速发展过程中,相关企业在设计、施工、装备制造、运营管理等方面已经形成强大的能力,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再加上中国在资金方面的优势,“中国铁路相关产业‘走出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机遇”。

“去年停工的高铁项目,现在已经有八成线路恢复开工。另外一部分还在调整,还会有工程陆续开工。”王梦恕告诉《望东方周刊》,省会之间的高速铁路也会陆续开通,“另外运煤线路也会陆续开工,比如从内蒙古到江西的北煤南运项目也会尽快开工,高铁之外的其他一般铁路项目也会陆续开工。”

在铁路建设全面复苏的背景下,中欧铁路再次被提到了日程之上。

2012年4月中旬,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与吉尔吉斯斯坦交通通讯部签署中吉乌铁路建设项目吉国境内段合作备忘录。双方的合作涉及组建工作小组、制定预可研报告、融资等方面,通报说“吉尔吉斯共和国总理巴巴诺夫对中交集团在吉尔吉斯斯坦实施的工程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而资金问题至今仍未得到彻底解决。2012年5月4日,在北京举行了中吉乌铁路项目融资专家工作组第四次例会。会议未发布特别的通报。

新疆的期望

吉尔吉斯斯坦国家铁路公司曾向日本、美国和欧盟、世界银行等推介中吉乌铁路建设项目,希望获得融资。目前从吉方透露出的信息显示,它主要寄希望于来自中国的援助或投资。

对于中方的问题是,由于吉尔吉斯斯坦的地理位置,新中欧铁路几乎都要途经该国。因此,必须解决吉尔吉斯斯坦的铁路建设投资问题。

王梦恕介绍说,中欧铁路确实还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

但是,目前境内段率先开工并无太大问题。由于中央决定对南疆地区的基础设施进行大投入,喀什至和田铁路于2010年就已建成。在此背景下,将其向西延伸至边境口岸,从而带动南疆地区的经济发展,已是另一层面的任务。

根据喀什地委2012年3月的相关通报,除继续推进喀什至吐尔尕特段项目前期工作,还将尽快启动中巴铁路喀什至红其拉甫段项目前期工作,同时争取将中塔铁路纳入国家铁路规划

而一旦境内段开工建设,对于境外部分谈判、双方态度变化都将起到新的推动作用。

王梦恕表示,这条从新疆到德国“高铁丝绸之路”可以吸引2亿至3亿人口向西部移动。

王梦恕认为,恢复开工的高铁项目在技术方面并没有什么变化,仍然首先强调质量安全,“2012年应该可以完成6000公里的新建运营项目。到年底,全国运营公里数从9.1万公里增长到9.8万公里,争取完成到10万公里。”他表示,目前资金问题基本都已落实,“而且大家都意识到铁路的重要性,铁路不修,其他行业都会受到影响”。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返回中华铁道网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