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实名制“有名无实”?

2012-03-13 06:55:26 来源: 大众网-大众日报

2012年元旦起,全国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实名制的全面推开,确实在2012年春运中阻止了大部分“黄牛党”。然而,记者近日乘坐火车外出时却发现不少问题,由于一些监管细节的疏漏,依然有票贩子能代购火车票,甚至不用自己的身份证乘车,难道,实名制“有名无实”?

2012年元旦起,全国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实名制的全面推开,确实在2012年春运中阻止了大部分“黄牛党”。然而,记者近日乘坐火车外出时却发现不少问题,由于一些监管细节的疏漏,依然有票贩子能代购火车票,甚至不用自己的身份证乘车,难道,实名制“有名无实”?

购票大厅现票贩子

3月9日中午,记者乘坐火车前往淄博出差,由于采访突发事件,记者未能提前购票,只得前往济南火车站购票大厅购票。来到火车站购票大厅后记者发现,购买车票的人群几乎排队排到了大厅之外。尽管大厅内的广播中不停提示由于购票人群较多,希望乘客选择自动购票机自主购票,但收效甚微,更多乘客依然选择排队购票。

记者咨询济南火车站工作人员,为什么等待购票的人这么多,不能临时开放窗口?工作人员则回答:“这已经是目前火车站能调配的全部人手了,实在没有办法啦。”

正当记者“徘徊”在长龙阵般的购票队尾的时候,票贩子的声音在记者耳边响起:“哥们儿,去哪?10分钟拿票,不用排队!”记者回头,发现在购票队伍尾部,“隐藏”着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他们若无其事地倚靠在墙角处,不停低声对来往的乘客做着“小广告”。

记者没有理会,继续在售票大厅里转悠,不一会儿记者就发现了5名票贩子在各个角落散布着“代购信息”。一名30岁左右的中年女子看记者确实急需车票,跟在记者身后不停搭讪。

35元车票加价20

见记者回头,这位中年妇女跟记者搭话:“去哪?10分钟我给你拿票出来,不用排队。”记者质疑:“10分钟,排队那么多人你能拿到票?”票贩子满脸自信:“我们有办法,这个不用你操心,去哪?”记者回答:“去淄博。”“去淄博现在买票能买到13点10分的动车,要不。”记者问:“多少钱?”票贩子说:“多给20就行。”记者因为着急赶时间,就答应了。票贩子说:“把你身份证给我就成,别的不用你管。”

记者掏出身份证后,票贩子接过去后大声呼喊同伴:“老罗,来来来!”大厅外一悠闲抽烟的男子听到呼喊,扔下烟头迅速跑来。中年女子将记者身份证给了该男子,简单的交待了一句:“D335,去淄博的。”这名男子也是干净利落,对记者扔下三个字:“跟我来!”然后疾步离去。记者连忙尾随其后。

这名男子带着记者来到售票大厅西厅,西厅全部是自动售票机,只见这名男子来到提示为“网络、电话订票取票机”的自动售票机前。“暴力”插队至自动售票机前,加塞儿购票。

5分钟后,该男子将一张火车票连同记者身份证递给了记者。

身份信息不符

为何票贩子能够从“网络、电话订票取票机”上购得车票?记者并未提前在网上或者电话购票,记者有点疑惑。

当记者检查车票时发现,该车票显示的并不是记者的身份信息,而是一名罗姓男子。记者立即表示了不满:“不是我的名字啊,身份证号也不对。”该男子回答:“你身份证没磁了,刷不出信息来,我用我自己的身份证给你买的!”“身份证信息不符,我怎么上车啊!现在实名制,被人查着不麻烦大了啊!这车票我不要!”记者说。该男子却说:“实名制就是虚的,我一天给别人买好几张车票,绝对没事,你要是被查到,回来找我退票就行。”记者无奈,只得掏钱离去。

购票男子与中年妇女立即原地分赃,然后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事后,记者电话咨询了铁道部12306咨询热线,12306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票贩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大本事,因为火车站的网络、电话订票取票机同样有购票功能。12306的工作人员还善意地提醒记者别被骗,加价代购火车票属于违法行为,记者可以立即向铁路公安部门举报。

记者为了验证是否可以利用他人身份证买的票乘车,同时也利用自己的身份证买一张火车票。记者离开火车站,意图寻找最近的火车票代购点购买火车票。

走出火车站不远,记者遇见一名正在到处为小宾馆揽客的50岁左右的妇女。记者上前问:“阿姨,你知道近处有火车票代售点吗?”这位妇女一脸笑容:“小伙子急着坐火车啊?我能帮你买到车票,10分钟就能拿票。”“多少钱一张票?”记者问。“10块钱就行。”

“你用什么办法能10分钟拿到票啊?”记者问。“这你就别管了,咱们有办法。”看到记者答应。她随后带着记者走出不足50米,来到一家火车票代购点。

店内有三四个人正在排队买票。记者认为又将是一次“暴力”的排队,不成想这位阿姨一脸笑容地对记者说:“你看这排队的也不多,咱就排队买吧,要是买票的人多,咱就直接到前面拿票了,我和这些卖票的都很熟,但是就这几个人,不值得。”记者说:“还得排队?阿姨,你这10块钱挣得也太容易了,领着我走了50十米不到就挣到手了。”

10分钟后,记者拿到了属于自己身份信息的火车票,火车票代售点的工作人员证实,记者的身份证确实被消磁,已经无法提取身份信息。

用他人身份证购的票

连闯4关

这样,记者身上有了同一车次的两张火车票,但身份信息不同。记者拿着登记着罗姓男子身份信息的火车票前往候车大厅乘车。

在候车厅入口的安检处,安检处的人员仅仅检查乘客有无车票,不时督促乘客检查随身物品,并不核对身份信息。

当检票处开始检票乘车时,记者发现许多乘客都将自己的身份证与车票一起出示给检票员,但检票员并未进行身份证与车票的核实,仅仅查看车票,在车票上打孔后予以放行。记者持他人车票,顺利通过检票。

火车缓缓进站停稳,列车乘务员在车厢入口处迎接客人,但乘务员并不做任何车票检查工作,记者顺利上车。

火车行进至章丘附近,乘务员说要检票,记者内心一阵紧张。但是随后发现乘务员检查车票的速度非常之快,原来列车乘务员也仅检查车票,同样不进行身份证信息的核对。记者坦然拿出罗姓男子的车票,并未取出自己身份证。乘务员简单看了一下车票后,就走了,记者就这样“蒙混过关”。

在淄博站出站口,记者遇到的情况完全一样,出站口的检票员依然仅仅简单查看一下车票后就予以放行。记者就这样持他人身份证信息的车票连闯4关,顺利抵达目的地。出站后记者不禁在想:“这样的车票实名制,又有什么意义呢?”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返回中华铁道网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