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加入收藏夹 | 设为首页

百年古榕见证深圳站的变迁

  • 日期:2009-2-20 11:41:49  来源:人民铁道报  铁道社区

今日深圳站

在深圳站东广场有一棵树龄超过百年的老榕树,它是在1990年深圳站改建中被完好保存下来的唯一一棵老榕树,至今仍郁郁葱葱,银须飘髯。它的每一片绿叶都是一个故事,它的每一圈年轮都有历史的印迹,它是一首古老的歌,穿过时光的隧道,让人们拾起那远去的记忆……

20世纪80年代的深圳河畔,在一片低矮的旧瓦房和一栋黄白斑驳的四层小楼之间,有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榕树静静地与这片深圳站铁路生活区相依相伴。再往前走100米就是深圳站的正门。深圳站紧靠罗湖口岸,是广深线最南端的起点。站在门前就能望见深圳河边界的铁丝网(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与深圳以深圳河为界划分土地)和香港新界山上的边防哨所,进入站台就能望见百年沧桑的罗湖桥。那时的深圳站还是一座破旧的二层小楼,一楼是候车室,二楼是贵宾室。与罗湖口岸相连的平房是港澳候车室。旅客出入候车室及上下站台都要步行,没有电梯。车站没有通往内地的直通车,所有去往内地的旅客必须在广州站中转。深圳至广州最快也要两三个小时,如果乘坐“绿皮车”则要五个多小时才能到广州。

那时深圳站前只有一个小小的公共汽车站,铁路职工都习惯叫它“三轮车站”,因为汽车站内只有两路公共汽车和几辆小巴士停在那里等客,更多的则是三轮车和摩托车在拉客。汽车站周围都是低矮破旧的房屋和用铁皮搭建的商店、餐饮店。由于地下排水不畅,深圳站经常被大水围困,一遇到暴雨,火车站的周边便成了一片汪洋。上下班的铁路职工和急着赶火车的旅客只能乘着小木船或者汽车轮胎小心翼翼地划到车站内,或搭梯攀上铁路路基去上班或乘车。

每到天气闷热时,这棵老榕树下就会聚集不少拿着蒲扇乘凉的老铁路工人,他们最爱讲关于铁路的故事:

深圳站始建于1911年,原址是在深圳的老解放路口,当时只有一个售票口和可摆放四条板凳的露天候车室。到了晚上,站内全靠煤油灯或蜡烛照明。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车站才搬迁到于香港一河之隔的罗湖桥畔。铁路职工用木板和枕木建起了第一个候车室,站场面积仅有35平方米。他们又挖泥塘、挑煤渣垫高铁路两侧,修建了第一个站台。

通过深圳站的广九铁路在1907年分两段开始修建(因当时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1911年,由詹天佑担任顾问修建的罗湖铁路与英国在香港修建的尖沙咀至罗湖铁路在罗湖桥上接轨,自此,广州—深圳—香港之间的一条大动脉畅通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军为阻止日军进攻,于1941年拆毁了罗湖铁路桥及广九铁路。

日军占领期间,罗湖铁路桥及广九铁路进行了重建,日军撤离时,又拆毁了罗湖铁路桥。直到1979年4月,中断了30年的广九直通车才恢复通车……

1990年6月,随着深圳站的改建,许多车站职工先后告别了老榕树,搬迁到渔民村新的铁路住宅区。老榕树周围的建筑都被新的规划所替代,只留下一棵老树守望着深圳站的过去和未来。

老榕树记得,1991年10月12日,投资2.2亿元的深圳新客站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新建的火车站设计新颖、雄伟壮丽,候车室宽敞明亮,建筑面积9万平方米,旅客出入车站和上下站台全部是自动电梯,再也不用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气喘吁吁地上楼了。列车车次也逐渐增加到50多对,从深圳开往全国各大城市。

老榕树记得,1998年8月,“新时速”列车在广州—深圳—九龙间的开行让中国人体验到了“飞”的速度。2007年4月至今,“和谐号”动车组在广深线穿梭,深圳到樟木头20分钟,深圳到广州52分钟。乘火车公交化,老榕树看到了今天铁路人的自豪。

老榕树记得,2003年9月29日凌晨,罗湖铁路桥整体迁移工程动工了,改变了旧罗湖铁路桥阻碍深圳河泄洪,经常导致深圳罗湖、香港新界连年水浸的历史。深圳站从此不再“水漫金山”。也是在同年,深圳站又进一步全面改造,一流的设施、花园式的环境让人仿佛置身于公园。每位旅客都能感受到深圳站安全、舒适、温馨的服务。

老榕树见证了深圳站的百年沧桑,它还会目睹深圳站的美好未来。

精彩推荐


南钦铁路建设进展

山西站初现雏形

火车东站动车试跑

“凤舞楚天”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