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铁盒饭争议,看出国人出行之变

来源:中华铁道网

  春运正如火如荼,逐渐临近的除夕即将带来客流量集中爆发。在人们期盼在团圆的喜悦之时,铁路餐饮问题再度成为消费者关注的热点。旅客们主要的争议有两点,一是在列车上餐饮价格较高,低价的15元套餐较难买;二是在样式上与我们的邻国日本的铁路便当差距较大。无论是支持也好还是吐槽也罢,在这次争论中我们可以看出国人出行的观念和方式转变。

  笔者犹记童年随父母坐火车都要准备好几大包东西,其中最占空间的就是各种食品——方便面、八宝粥、火腿肠、榨菜、水果等——花费心思准备,付出力气背上车就是为了应对在火车上的吃饭问题。这主要由于当年我国铁路运输网络尚不发达的时候,人们想要在车厢内吃一份盒饭,须要去餐车点餐,而后由餐车的师傅们用煤火炉灶来进行料理,环境脏污不说,饭菜品质也得不到保障,以前还有一种铝制盒饭被服务员推着餐车叫卖,盒饭里通常是一份米饭和一点蔬菜。虽然餐饮质量差、价格高,但是由于经济条件的制约,当时大多数人对于火车盒饭的关注并不高,都会自己想办法通过自备食品或者在站台购买的方式解决,车厢内的泡面味道是很多坐车人深刻的记忆,泡面和火车密切的伴随了几十年。

  而如今,我国经济水平不断攀升,人民收入逐步提高,国人对出行品质需求日益增长,铁路出行随着高铁动车组的大量加入,不管是盒饭提供,还是餐车餐饮,也都随着列车的“升级”而不断演化。车辆越跑越快,环境越来越明亮、宽敞,座位越来越宽大,服务也越来越好,而餐饮的品质自然也“水涨船高”。现代人的出行,男士一个双肩包,女士一个拉杆箱,带上基本生活用品就足够完成一趟说走就走旅程,不必再为旅途中的吃饭问题劳心劳力,列车餐饮已经成为旅客常见和乐于的选择。此时高铁盒饭无疑也就愈加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春运这个人口“大迁徙”中,务工流、学生流、探亲流集中汇聚,飞速发展的高铁由于其高性价比和便捷成为了更多不同收入人群的共同选择。中高产人群希望餐饮更多元更营养化,学生党希望餐饮更美观更精致,而工薪族和打工者希望更低的价格更高的性价比,正所谓众口难调。短短十几年,中国高铁走完了外国几十年的路,硬件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但是餐饮等软实力确实需要更多的时间,通过市场的不断反馈去调整去进步。虽然现在的日本“铁路便当”成为一种文化,走向世界,网传有5000多个品种,但是要知道日本的便当文化有很悠久的历史,早在1885年的时候日本的宇都宫站就出现了便当,那时候的“铁路便当”没有这么精致也没有这么多的种类,就是简简单单的芝麻饭团搭配萝卜干。并且日本人习惯吃冷食,这给他们的便当文化开了一条阳光大道,推及他们的铁道便当,许多都是饭团、果子、冷菜做的拼盘,冷食文化使得他们的便当种类繁多,花样百出。中国人是爱吃热食的,总是热腾腾的饭菜才显得好,于是无形中增加了火车盒饭的难度,大锅菜炒出来,基本是很难下口的,再经过冷库保藏、冷链运输又再加热,那味道想必难好了。所以中国人想要在铁路上吃上可口的饭菜,那不单单是运营商的问题,也不是厨师的问题,那是一道技术难题。

  从放弃常温链向航空标准看齐,实行站下后台全自动冷链生产全部餐饮到推出动车组列车互联网订餐服务,为旅客提供更多品种、口味的餐食服务,都是顺应市场的不断进步。我们确实希望看到铁路餐饮能够快速的成长越做越好,因为铁路已经成为人们生活出行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商务、旅游等领域越来越优先的选择。正是由于更广大的消费者选择了铁路,关注和享受了铁路的服务,并且对其不断的反馈意见和提出合理的建议才促使了这些不断的进步。

  盒饭也像一个万花筒,透过它,你能看到时间与空间在背后的流动。在愉快的旅程里,能否吃上一顿满意的套餐,体现着乘客们从“走得了”到“走得好”的转变,是从消费出行向体验出行转变的标志。对于铁路来说这是服务体系的提升以及高铁品牌建立的一项重大考验。笔者期待并且坚信咱们中国铁路餐饮会像日本一样,用上等米饭,造型优美,饭盒精致,十分用心;所有旅客也会更加富足,从容的选择到适合自己的食品。(作者系中华铁道网评论员吴际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