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蒙山的雾中行者——记春运中的铁路孤石危岩工

来源:多彩贵州网

  (通讯员丁卓董友平记者郭红宇)“今天的山雾太大,再晚些就辨不清方向了,我们得抓紧下山去”——漆基江转身对工友张荣寿说到,紧接他将“打卡”完毕的GPS手持机麻利装进包里,又拿起镰刀斩断前方的草木,带领工友在山雾中缓慢地前行。

  漆基江使用手持设备

  漆基江,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六盘水工电段六盘水危石工区的副工长。“孤石危岩工”,一个鲜为人知的特殊工种,他们从来不在铁路沿线工作,但却是山区铁路一天也离不了的守护神。

  工区的任务,是对六盘水片区包括沪昆铁路在内200余公里铁路沿线的山峰进行检查,山体上的危石星罗棋布,是山脚下列车运行最大的安全隐患之一。还有不到一周就要过年了,春运期间列车密度显著增加,为了确保旅客和列车的绝对安全,漆基江与工友们增加了巡检力度,冒着寒风,仔细检查山上的每一块危石。

  农历正月二十五清晨,漆基江与工友们吃过早餐后,便驱车前往距离市区50公里远的支线站点准备进行作业,他们分成两个小组,检查沪昆铁路贵州段茨冲站附近的一座山头。山谷常年云雾缭绕、山上怪石林立,贵州喀斯特地貌的特质在此处尽显。一组三人,留下一人在山脚防护瞭望,漆基江与张荣寿穿戴好防护用品便开始上山,山上没有便道,漆基江抓住一块裸露的山石熟练的往山上攀去。

  漆基江今年46岁,是一名共产党员,从9年前建立危石工区开始,他便一直从事搜山扫危工作,做这行一定要对大山心存敬畏,“这山中不比地上,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乌蒙山区的冬季,素来难见晴天,“毛毛雨”使得整片山体异常湿滑,漆基江对此早已习惯。

  攀爬各种陡峭悬崖,是这个特殊工种的常态

  “这些草木如果被雪压实一些就好了,”漆基江走在最前面,用锋利的镰刀斩去前方的杂草灌木。

  往年这时节早已大雪封山,但之前的一周里阳光却罕见的穿透了云雾,暖冬增加了地质条件的不确定性,漆基江在一块一人多高的巨石前停了下来,这块巨石上用红色油漆画着一个巨大的罗马数字“Ⅲ”,这是一块三级危石,危险程度并不高,但也必须仔细检查。

  这时,工友张荣寿准备用手拨动这块石头试试松紧,“住手!”漆基江突然大喝,“这石头看着紧,万一是松的,你这一手推上去垮下来还得了!上次我们组里踩松一块石头,滑落下去险些砸到工友,大意不得!”说罢他熟练的拿出钢卷尺和手持机,对照之前的资料进行检查。

  通过测量这块石头岩底无松动迹象、岩体亦无裂纹、周边地质环境稳定,“打卡”记录完资料后,两人继续向上攀爬,准备检查下一块危石。

  刚才的小插曲让气氛有些凝重,漆基江主动告诉我们,现在的轻人都不愿意从事这项工作,主要还是太危险了,今天的这座山算不得难爬,这片山区还有很多悬崖峭壁,只能拴上安全带把人用登山绳给放下去,遇到这些“硬骨头”,只有工长下去一探究竟,“我是共产党员,遇到悬崖,我不下谁下?”

  陡峭的山峰延缓了前进的步伐,山顶依稀可见,列车嘹亮的汽笛声渐行渐远。

  检查完山上的最后一块危石,本应稍作休息,用干粮充饥,漆基江却催促大家下山,“山高雾大,一旦天色变暗,在杂乱的山林里迷失方向几乎是致命的。”

  下山的路程同样曲折,虽然这条路他走过不知多少遍了,但上次走过的路总会被茂盛的草木掩盖,只能循着记忆试探前行。他告诉记者,“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不仅山脚下的车越开越快,我们使用的设备也不断提升,在山上还可以参考手持机的GPS定位,循着火车的汽笛声便可安全下山”。

  如今山区铁路都在推进“科技防灾”,不但配置了GPS手持机,还推广使用危石观测器、无人机等设备,但漆基江的工作仍然是重要的,山区复杂的地形,茂密的植被、弥漫的浓雾,常常让无人机无能为力,要想知道山石稳不稳,还要靠他们一步一步攀上峰顶用双手去确认。

  检测铁路沿线的孤石

  检查5块危石后,历经五个多小时,大家终于回到山脚下。随行人员浑身湿透,两腿发软,只见漆基江依旧步履矫健。附近的群山之中一共有632块危石,每块石头上都放置了芯片,漆基江和工友们日复一日在这些石头下检查、处置、拍照、记录,GPS手持机上曲折的行进路线记录着乌蒙铁路人的艰辛,钢铁巨龙穿山越岭,离不开铁路人的坚定守护。

  返程路上,漆基江走在山间,列车从脚下的隧道中疾驰而过。回望山顶,那里依旧云雾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