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道德边缘的高铁“猫鼠游戏”何时休

来源:中华铁道网

  “您好,这里是一等座,您购买的是二等座票,请到后面车厢乘坐,或补差价”乘务员礼貌的对我身边的一位阿姨解释,阿姨二话没说提起背包便向另一节车厢走去,正当我暗自庆幸一个人可以“独霸”两个位置时,阿姨又折返了回来。原来查票的列车长已经走远了。

  受惠于广深动车的方便快捷且价格不贵,笔者很早便加入了准“双城生活”人群,经常游走于广州、深圳之间,火车坐的多了,对车上的很多规定也熟悉了起来,怎么进站、如何乘车、何时查票,可以不过脑子,行云流水般完成。每隔十几分钟就有一列发出,我可以在乘坐汽车途中买票,到站就可以直接上车,这种类似公交车的城际动车简直是我们这些需要经常省内到处跑的人的福音,可当这种“公交式”被大众所熟识,被摸清套路以后,各种游走在道德底线边缘,甚至已触及法律的行为开始不断出现。

  一等座票较二等座稍贵,经常会有空座出现,个别熟悉查票规则的人便会跑来一等座,待查票时再被赶走,这样既省了钱,又享受了一等座的环境,还没有任何损失。很多人乐此不疲的做着这件事,感受不到一点良心的谴责。更有一次,一位大妈强行坐在一等座质问列车在:“哪条规定说我不可以坐在这里,座位就是给人坐的,我又没有霸占别人的位置”。列车长是位年轻的小姑娘,脸被憋的通红,却也没法说服大妈回到自己的位置。

  其实铁路明文规定的“购票乘车、对号入座”每天都在车站广播里不停的播放,谁会不知道呢。如果列车长严格按照制度法规执行,质问列车长的大妈可能会因霸座被拘留,玩猫鼠游戏的“老乘客”会被强制补票。笔者更希望列车长对旅客的管理严格起来,这样会让站车秩序更加规范,“老乘客”们也不再敢“玩游戏”,因为游戏成本增加了。可是事实上铁路还是通人情的,怕乘客错坐了一等座而给了换座的机会,不愿因为一个座位让一位和父母同龄的大妈被拘留而选择继续解释政策。

  铁路是具有社会属性的运输系统,承担着服务国家、满足人民群众出行需求的社会责任。但这份社会责任不能成为个别胡搅蛮缠人手中的小辫子,铁路服务质量的提升不能以牺牲制度法规来实现,如果不遏制种种乱象,必将形成“破窗效应”,导致更多的、意想不到的乱象出现,那将是对千万旅客的不负责任。(作者系中华铁道网评论员姜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