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儿童节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胡艳)早上收到妈妈发来的短信:“节日快乐!小朋友!”呵呵,我笑了,在母亲眼里,我可以永远当个孩子。

  儿童节,是我最喜欢的节日之一。小伙伴们聚到一起,穿上节日的盛装,小背包里全是自己爱吃的零食,可以蹦蹦跳跳,可以吵吵闹闹……什么都不用想,简单的快乐着。童年,那个纯真、纤尘不染的年纪,就算犯错,大人们也只会摇摇头说:“她只是个孩子。”没有人会责怪我们,因为我们还没有长大。

  在这一天,可以穿着漂亮的新裙子,站在令人瞩目的舞台上大胆的跳啊,唱啊,觉得自己就是祖国的小花朵,无忧无虑盛开在朝阳里。不知什么时候起,六一却不再属于自己,看着身边唧喳如蚂蚱、不知疲倦、欢快奔跑如小鹿的孩子,才发现自己承受不了那些小麻雀般的叫闹,但听见那些熟悉的儿歌,还是忍不住轻哼两声,虽然再也发不出那银铃般清脆的童音,但那种心境、那些遥远的记忆也被拉近了,虽遥远但很清晰。

  日子一天天不以为然从我指尖滑过,我还幸福地生活在爸妈温暖的羽翼中。每天早上睁开眼睛总要寻找老妈在哪儿,看见她熟悉的身影,我才甜甜得闭上眼又酣然入睡;在家里,还是喜欢嗲声嗲气地跟爸妈说话,装模作样蹦蹦跳跳地跟爸妈撒娇儿。

  突然有一天,一个大男孩跑到我身边,“阿姨,请问去某某地方怎么走?”我愣在那,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在叫我吗?

  于是对着镜子,再一次认真地审视镜中的我,眼神依然迷茫,但已不再幼稚、天真,平添了几分忧郁、增了几分坚韧,成熟渐近;越来越羞涩安静,往日的泼辣顽皮渐远;翻开衣柜,黑色占据大半,取代了五颜六色;很少人前哭泣,很少将心事与老妈诉说,渐渐学会了报喜不报忧;原来成长的痕迹不经意间就从身边滑过,因为经历了一些事,擦肩而过了一些人,眼神中越来越多坚定和冷漠;那些曾让我诧异、难以接受的事情,不喜欢的人,也渐渐理解接受,漠然以对。于是开始习惯了阿姨的称呼,习惯了孤独的思索。谁没有长大蜕变的辛酸呢?孩子的童话总会从沙漏里流走,历经沧桑。只要心灵还是那么清澈,岁月就带不走我的“六一”。

  在大多数人看来,儿童节只能与天真的孩童有关。但这个儿童节与我有关,它让我又如天真无邪的孩子般,回忆那些久远的美好时光,在那清澈的源头,让自己的心灵与纯净来了一次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