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高铁遇到“黄土高坡”

来源:央视网

  外国人对中国深刻的印象之一就是中国高铁,近几年我国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尤其是高铁,向世界展现了“中国创造”的实力。高铁方便了人们的出行,更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我们能感受到的都是高铁的方便和傲人的成绩,但这些背后,是一群中国高铁人的默默付出,他们或是在零上40度或者零下40度的高温下作业,也或是在艰险的地段工作。修建高铁遭遇特殊地形怎么办?极端天气的高铁运行如何保证安全?高铁建造的建造到底有多难?

  高寒地区也能建设高铁?

  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寿兵告诉我们,高铁在建设初期,选的几条线路,不是随便选的,它其实是要有精心的策划和布置。“比如哈大高铁,哈大高铁最初建造的时候,如果从运量、经济的角度考虑,它并不急需,它没有珠三角和长三角(急需),但如果从高铁技术的发展来看,它(高铁)必须要在高寒地区,要在冻胀的地区能够通过,所以就要研究我们高铁的技术。”

  罗春晓是铁路摄影师,他说,2012年哈大高铁刚刚开通的时候,这个列车就是防寒型的高速列车,踏雪而来,当时大概零下20多度,刚刚飘完雪花,轨道板上还有积雪,一列火车开过来,也是激起了一阵雪雾,当时感受是非常的震撼。

  严酷的环境中如何保证高铁运行安全?

  高铁在严酷环境中如何保障运行安全?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寿兵解释道,严酷环境中安全运行的关键就在土建技术上,它的关键就在冻土,表面上看不出来,但这个冻土其实底下是有水的,它是分层的。冬天,水冻了之后,一结冰就会胀,就会把路基、无砟轨道拱起来,会对平顺度有影响。另外就是隧道,隧道它在建设中有很多是有水的。如果出现没有及时排出去,积在隧道顶或者边上,它一冰冻,一结冰,会把隧道、衬砌挤出来。所以,这个技术的突破应该说是当初建哈大高铁的问题,高寒地区到底能不能建,大家要一起研究、面对的问题。

  中车长客股份公司总工程师刘长青补充道,高速列车在冬季运营的条件下,冰雪对车的影响是最大的。“曾经有一篇报道,在2009年,欧洲运行的“欧洲之星”高速列车,就曾经因为冰的问题,被冻在了隧道里面,导致不能运营。实际上我们也是用了大概近3年多的时间,研究怎么样能够让冰和雪减少对车辆的危害。列车高速运营的时候,特别在雪天,如果雪被吸进了设备舱,就会附着到电器上,容易造成电器的短路。所以,每到下雪的时候,晚上都要带一大批的设计师钻到车厢去研究雪的流向、冰的危害,解决冰雪的问题。”

  高严寒地区,中国高铁技术最先进?

  对于高寒冰冻天气中,高铁如何刹车的问题,中车长客股份公司总工程师刘长青告诉我们,这就是另外一个关于冰的问题,就是冰冻问题。冬天下雪,雪就会堆积到转向架上,特别是制动上,就很容易出现问题。“高铁在冰冻天气停得住的关键就是制动系统一定要安全可靠,冬天一下雪,冰就把制动夹钳冻住了,冻住之后制动的性能就会失效。所以我们通过大量实验来解决这个问题,借鉴了东北冬天开汽车的经验,冰雪路面,要刹车,不能一脚踩到底,一脚踩到底的话,这个车就会打横了。我们采取了点刹(车)的方式。通过控制逻辑的优化,下雪的时候采取点刹车,让制动钳经常动一动,不被冻结住,这样能够保证车能够停得住。同时,也搭建了整个高寒动车组的平台,在这个平台的基础上,目前正在和中国通号一起研发京张的智能动车组,也就是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动车组。同时,把北斗的一些技术做了应用。应该说这个智能车是信息技术和高铁技术有机的一个融合。”

  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寿兵告诉我们,应该说这个在世界上,这种严高寒地区,中国高铁技术目前是最先进的。

  中国高铁人攻克“黄土高坡”

  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寿兵说,另外一条遇到特殊地形的高铁是郑西高铁。郑西高铁当初铁道部先布置建这条高铁,就是为了攻克湿陷性的黄土。有一首歌,黄土高坡很好看,去旅游风景不错。但是对于搞工程的人来讲碰到它就怕。

  “怕什么?湿陷性的黄土,一遇到水就变成一滩稀泥。在稀泥或是湿陷性黄土上修高铁有难度,怎么样在湿陷性黄土里建桥、修隧道?这种攻克可以说在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遇到过,当初连怎么计算都没有,这都是中国铁路人、高铁人攻克的难关。西成高铁是从西安到成都,以前说蜀道难就是出四川难,西成高铁17年开通了,山区要跨越秦岭,地质条件非常复杂。到现在其实包括对车和列控系统是非常有挑战的,它是一面坡,非常长,超过20公里。包括高原铁路、京广高铁是南方密集的水网,包括京沪。当时我们铁路的决策部门、铁道部,在初期选择几条高铁线的时候是有着它深远的考虑,不同的地质、不同的气候、不同的条件,都要来攻克。才有今天中国可以大面积的修建高铁。所以,现在网络怎么布,我们都能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