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是一杯白开水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钟会琼故乡是一杯浅浅、深深、甜甜、苦涩的白开水,习惯于在嘴上、手里、行囊中,总是在身影左右。

  不挂在嘴边,她却已经到了手里,不曾想起在心里,她却又挂上嘴边,如一杯随手放在行囊里的白开水,任你天涯海角。渴了,抿一口,甜甜的、淡淡的苦,于是故乡的情布满你的空间,只要有闲情,她就随一阵风飘来。

  蝉鸣、蛙唱、鸟飞,花开、果熟、稻黄,阳光、雨露,遥遥的春烟,飘飘渺渺,牧童的黄牛早已消失在画中的夕阳。

  故乡,没了父亲的臂膀,只留下母亲行走的旅途,来一时,去几年,老瘪的嘴上挂着故乡甜甜的蜜桃,“哎!再也找不回那么好吃的蜜桃味了”,母亲却不知道,不身在故乡,那有故乡味。

  正如我,想起故乡是一抹绿、挂起的是那一盏风雨飘摇的灯、留在铁道线上的是那个幽静的小站……呜呜长啸的绿皮火车……故乡没有了那一枚枚来往的邮票,只有穿越的思念和我常常喝的白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