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守志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张俊杰)一不留神,都47岁了,舞文25年之久,公文匠一个不说,写来写去,似乎走入歧途了。

  “其实我想写,其实不想歇。写是身的劳作,却是心的歇息。我写我心。心发出写的指令,心泉自然就流淌开来,不是挤压出水,不是冷结成冰,文字就是河床,我的心情在其中或奔涌,或静流。”这是“中年动感车”的《其实我想写》一文最后一段,包括其图文中崔老师《静心守志》书法我都很熟悉,因为梦钧老师也是我的挚友。“中年动感车”的个人简介:学校:武汉大学外文系1985年入读从事过外事工作、曾长驻俄罗斯十余年,现就职国企。爱好文学,喜读书,也写一些文字聊以自慰。无疑,也算是我的“校友”,因为我自修武汉大学法学本科。“我手写我心”也是我2017年学会拼音打字开办博客一贯做法,遗憾写到今年似乎中邪,又是删除这个又是杂文点出哪一个,反思一下,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更与心境不安静,志向没有坚守有关。

  这段时间,读《鲁迅杂文书信选读》也意识到杂文写久了,是会出问题,看谁都有点不顺眼。鲁迅杂文都给我的就是这种印象,换成我出生在他那个时代,说不定我们都会杂文对阵,相互之间写个鸡飞狗跳。“风雨重阳后,同舟共济时。青松开霁色,龙马动云旗。——蒋介石1953年10月31日,宋美龄以画竹为蒋祝寿,蒋介石作诗《为夫人题画》”白天,看到挚友“春雨如烟”博文后,我对蒋介石有了新的看法,通过上述诗词书画,我意识到他与宋美龄夫妻感情很好,而且都文学修养深厚,诗词也脱俗,不像一个“反动派头领”,似乎更像一个学者与文人墨客。“家是最小的国,国是最大的家”,无论家,还是国,处理好关系必须需要一种文化修养以及《静心守志》之术,否则家国都不会太平,宛如“六月的天”变化无常。其实,无论报刊媒体,还是网友、博友、微信好友,包括本市内外人士,上至领导,下至百姓对我都很友好。上午,忙着宣传基层工商所业绩。下午,又忙着参与大报身边变化征文,不对比不知道征文与其他已经刊出通讯员文章距离多大。包括中途报刊言论编辑点化我昨天正面推介我市业绩的稿件。报刊文章与博文不同,“我手写我心”还不够必须按照报刊栏目特点写,如何改杂文为言论,讲好老河口的故事?猛然间,对我这个老写手来说,也属于遇到了“新课题。”

  按说,我不缺素材,又是嗜好地摊子喝茶,又是嗜好读书看报。甚至杂文也写几年了,论点、论据、论证等套路很熟悉。问题是如何变盯着问题为聚焦“闪光点”,写出本市风采之处,这个值得我下一步探究。比如:上述“中年动感车”的《其实我想写》中俄罗斯苦瓜,非常大,与我市苦瓜不同。假如按照以前习惯写法,都会将我市写的一塌糊涂。如今,盯着“闪光点”来写的话,就会写出我市比俄罗斯苦瓜价值高的地方。也许,各位不知我最爱吃的蔬菜就是苦瓜,甚至凉拌直接吃都不嫌弃苦,而且越苦越吃的舒服。经过我做饭吃苦瓜经历,发现我市苦瓜属于地道的原始苦瓜,个头小,内涵胰岛素成分却很大。酷似小辣椒,越尖越辣,而个头过大的辣椒属于肉辣椒,压根都没辣味。假如按照我这个思维方式,有关部门对比检测公示一下数据,我敢说挚友“中年动感车”就会与俄罗斯有关部门沟通直接采购我市苦瓜,甚至俄罗斯也会引进我市土苦瓜品种。如此以来,村民致富路子会更宽广。

  “清晨/第一缕清风/是你”这是“青青”的《寻你》诗歌首段,作者:文强,又是吓我一跳,按照以前杂文习惯,又是写贪官之类,让读者心惊肉跳不已。如今,风格已变,都想起对方绝非已故的贪官,而是同名而已。《剪纸牛》都是证据,“牛”谐音同“扭”,“扭转乾坤”的手法,让这幅《剪纸牛》作品,充满一种情趣。

  鉴于,爱看的电视剧又开始了。暂且放笔时刻,我要说之前杂文多半受“文章须放荡”旧观念影响,写的让不少圈子内外文友不敢与我为伍。如今,需要“静心守志”改变一种文风后,多弘扬正能量,唱响主旋律。至于以后如何,请拭目以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