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妻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余正平妻子今年55岁了,1984年12月与我结婚组建家庭以来,夫妻二人风雨同舟,同甘共苦,如今我们的婚姻生活已经走过了34个春秋。在这个家庭中,妻子扮演着不可或缺的家庭角色,付出了不一样的辛劳,奉献了家庭主妇的一切义务。回眸贤妻过往的青春年华,我此时伸出大拇指,大写点赞,表达爱慕和敬意。

  妻子出嫁前,是一位农村姑娘,嫁到我家后,我父母就要我们另立炉灶,分家过日子。那时的日子很苦,她在乡镇企业水电站上班挣钱,电站建在山沟里,她时常与一姐妹昼夜值班,忍受孤独寂寞。到了休班,还要耕种两亩责任田,夏天种水稻,冬季种小麦,在宅基地里种上蔬菜。在农忙时,得请人栽秧打谷。第二年妻子身怀六甲,上班没请假,也没放弃对庄稼的管理,就这样在家乡度过了六年的农村生活。

  到了孩子上学的年龄,我也从基层调到盘锦机关宣传部上班,组织上也给她们母女解决了非农业户口问题,我也分得半套住房,俩人也结束了两地分居的夫妻生活。然而妻子来到盘锦,她的生活长年没有因此而轻松,孩子上学每天早晨的早餐,都是妻子亲手照料,那怕是加热一口剩饭,都是她亲自动手操作。女儿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高考结束那天,整整十二年的坚持,才把女儿送进了理想的大学,结束了这份操劳。

  我们一家在盘锦生活期间,妻子一边照顾女儿,自己还一边在服装厂打工挣钱,贴补家用。年轻时期我在宣传部工作时,那家要用微机电脑,简直是奢侈品,普通家庭无钱购买,而我们写出来的新闻稿,领导鼓励一稿多投,以扩大企业在社会上的形象和知名度,于是就只有手工抄写了。妻子居然成了替我抄写稿件的好帮手了。每到妻子休班或有闲暇时间,她就同我一起抄写稿件,或者夫妻二人换着抄写。第二天稿件审查后,写好信封,贴上邮票,便投递到邮箱,等待刊稿的消息。那时的妻子是我身边的“秘书”。

  随着我母亲年老体弱多病,身患支气管炎、肺气肿,伺候老人便成了难题。母亲的病情,每年在三九天和春节前后,就会加重,必须送到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才能度过危险期。我家弟兄三人,我排行老大,在伺候老人这件事情上,她为其她妯娌做出了榜样。母亲20151月份去世,在去世前四年,每到冬季病重住院治疗期间,都是妻子在床前伺候,给老人端茶递水、跑腿取药、洗衣换裤、擦洗身子。甚至有时也会端屎接尿,直至母亲康复出院。因此每到哪时,母亲逢人便说;虽然我没有女儿,但有这样的大儿媳,胜似我有个亲闺女在伺候我!

  20097月,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广州上班,妻子又在广州与女儿一起生活 ,一边帮侄儿开办的服装网店打理包裹,填写单子,抄写邮单,挣得费用贴补家用,一天到晚不亦乐乎。到了家里轮流伺候岳父的时间,再回重庆老家,给老岳父做饭洗衣,陪伴老人聊天,让老人晚年愉快生活。争当孝女,尽女儿孝道之责。

  由此,在我们这个长年流动的施工企业,正是有无数甘于奉献的女性,组成了我们的家庭。她们坚守爱情、耐于寂寞、抚养孩子、伺候老人、固守家庭,从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嫁给了筑路工,长期两地分居生活,奉献了她们的花季年华。她们每日与我们在思恋中度过,一起携手风雨兼程不知熬过多少个寂寞的夜晚。蹉跎岁月,人生匆匆,光阴在她们平凡的生活中不知不觉擦肩消逝,走着走着做了奶奶或外婆。正是由于她们的无私奉献,我们才能在一线安心工作。“军功章有我们的一半,更应有她们的一半”。这里我为妻子人生点赞,更为无数个像我妻子一样的职工家属们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