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大杂院的幸福时光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周贺)大杂院虽然破败,但是其中也充满了儿时的换了与温暖。是大杂院给了我们愉快的童年,是大杂院记录了儿时欢乐时光,大杂院充满了记忆。

  初次站在大杂院门口,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这是一座东西走向的院子,中间的门房将南北两栋大楼分开,暖气管、照明线、各种网线密布在楼房周围,楼房看起来十分陈旧,顿时我的心情很失落。

  离约定时间尚早,我就在院子附近转悠,院子南边紧挨铁路学校,北边隔着一条马路便是引渭渠、北坡。这里的环境还算清静,这也是我选择租住它的理由之一。

  和房主见面看过房子,双方签订了租房合同。利用周末,将房子彻底打扫干净后,我们住了进去。

  不久,我们就与左邻右舍熟悉起来。院子里几乎全是租户,虽然大家来自不同地方,但是邻里之间却互相帮助、相处融洽。

  夏季的天变幻无常,刚才还是晴空万里,霎时却又狂风大作。一天午后,一阵阵雷声将午睡的母亲从梦中惊醒,她急忙起床去关窗户,院里有人忙着在收晾晒的被子。眼看暴雨就要来临,但还有被子挂在那里。当母亲抱着剩下的被子跑进楼里时,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下午六点多钟,母亲听到楼道有人说话,是楼上的小田在找被子,就出去把小田招呼进屋。小田说:“早上上班时,看见天气晴好,就将被子全部晒了出去,不料突然下雨,却来不及赶回来收。真是太谢谢了!”母亲笑着说:“没什么,楼上楼下的,都是邻居,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快回家给孩子做饭吧。”

  父亲是个热心人,院子里谁家的电线路有问题,谁家的水阀漏水了,他都乐意帮忙修理。五月,北坡上槐花飘香时,父亲不知从哪里找来铁丝、竹竿。他用钳子把铁丝做成弯钩,再用细铁丝把它紧紧地缠在竹竿上。简易的工具做好后,父亲拿上它钩回许多槐花。母亲将槐花洗干净,拌上面粉,蒸成槐花饭,烙成槐花饼分给左邻右舍。邻居们也将他们挖回来的各种野菜送给我们。母亲把野菜凉拌、做汤、包饺子,吃不完的用水焯了,捏成团放进冰箱冷冻起来。

  有一次,父母有急事匆忙赶回老家了。女儿中午放学回家,拿着钥匙却打不开锁进不了门,给我打电话,我又刚好有事外出,她急得不知所措泪眼汪汪。正巧二楼的袁大爷上楼看见了,他一边安慰女儿一边接过钥匙帮忙。袁大爷费了好大劲才把门打开,然后他去厨房用筷子蘸了点油抹在锁舌上,又回家取来工具将锁修了修,再耐心地教女儿练习开锁好几次,还把女儿叫到他家吃了午饭,和老伴一起反复叮嘱女儿有事就去找他们。

  院里的几位老人把院子里的空地全部种上了花和菜。一有空,他们就在那里侍弄花草、打理菜地,说话聊天。夏天,老人们喜欢坐在门口的大树下乘凉,冬天就聚在门房小屋里拉家常。碰见有陌生人进院子都要问问,有找租房子的人来了就提供信息或热心联系。有这么一群善良、朴实、热心的老人,我们住在院子里十分安全和安心。

  每天晚饭后,是大杂院里最热闹的时段。一家家人都出来聚在院子里聊会儿天,孩子们尽情地撒会儿欢。备战体育考试的孩子们在院墙跟前站成一排练习打排球,那墙上地上早有家长做好了标记,这时,孩子们认真练习,家长在旁边点评指导……天渐渐黑了,家家户户亮起灯来,那是孩子们在灯下温习功课了,院子里静悄悄的。

  门卫老大爷每天都起得很早,开大门、扫院子、倒垃圾,从不间断。他是一位退休职工,儿女都已参加工作,他和老伴并不是为挣那一千大点的薪水,不过是找点事做打发空虚,十几年了,他们已经把这里当成家,觉得离不开这里了。

  多年以来,这里的租户换了一波又一波,但是大杂院互相帮助、邻里和睦相处的良好风气却始终没有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