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创业是需要经验的

来源:瞧这网

  1.您提出创新工厂变吃VR工厂,您觉得VR在哪些领域爆发的机会比较大,您投这些领域的时候情况如何?

  李开复:我们最近募资大概50亿,包括40亿的基金以及其他自有资金的投资,这个基金大部分会用在VR方面,工厂也会做很多的领域,一般的领域都是在AI领域,现在技术进入了一个爆发期,因为技术成熟了,只要有足够多的数据,足够聪明人,足够多的机器就可以作出不可以想象的事情。我们认为是在金融领域,因为AI需要有一个封闭的领域,数据量特别大,这个时候机器会超过人,不能做什么,机器人和人的大脑还是不一样的,但是在一个可控制,有限的一个封闭领域里面,数据量够大,就可以产生一些数据。金融领域就是数据量,领域封闭,所以无论是银行,投资,智能投顾,保险,变现,我们认为这是很大的机会,这是大数据AI.

  另外一个就是所谓无人驾驶机器人领域,这个领域我们认为无人驾驶是最大的机会。因为现在全世界的资本和聪明的人,投入这个领域,难题必然化解,一旦有从辅助到自动、无人驾驶,这个过程中你的车就会能听能看能懂能行动,这个一般达到了,机器人这个也就化解了,这是两个极端,一个是大数据,另外一个是最科幻型,但是这两件事情都会发生,逐渐地发生,但是是非常快速的。

  2.现在创新工厂也投了不少的项目,比如说传媒,爆走漫画这些,您当初投他们的时候怎么考虑的?

  李开复:我们其实一直还有一个团队在创新工厂,研究着95后,我们认为95后这个人群是很特殊的人群,因为他们出生在互联网时代,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进行在互联网领域,真实的世界只算是一种补充,这跟我们在座每一位,虽然你们都跟我年轻其实是相反的,因为我们在座没有95后吧,在坐都是出生在真实世界,用虚拟世界。虚拟世界最大就是社交、文化、娱乐,我们很早就看到这个方向和趋势,我们也知道95后00后基本上不看电视,基本上不太读书,我们还是在虚拟里面提供很多有趣的事情,今天所谓网红现象,4年前、5年前就开始投资了,这个糗事百科以及奇葩说和米未传媒一样巨大的文化公司,我们认为他们在虚拟世界里面创造非常有趣的内容,而且是虚拟为主,现实辅助,或者甚至纯虚拟的这种娱乐。大家要想都看奇葩说,所以这一类的内容,会越来越多的,而且我认为会是从95后00后开始,他们反而会引领哪些85后90后,也许80后,再老像我这样的就没戏了。

  3.主持人:创新工厂您觉得与其他的投资机构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李开复:我觉得最大的两个区别,首先是我们是从文化骨子里面的科技投资公司,我们深深地相信科技会改变世界,我们人全部都是科技专家了,当然我觉得每一个投资公司有它的特色,某一些投资公司善于某一个领域,但是我们擅长是科技,什么科技改变世界,我们就学什么科技,做什么科技。创新工厂里面的博士,创新工厂里面的斯坦福名校的投资人,可能比例上来说比任何其他投资公司更多,而且我们是做科技出身,这一点是最大的特色。各位会做科技出身比做财务出身更会投资吗,这要看什么时期。早期A轮B轮的投资,至少在我们这些投的领域,科技公司有相当大独特的优势,我们就要看美国就知道,美国最近崛起几家公司都是科技人创业人创办的投资公司,我们相信科技的比重会越来越重要,所以我们这个方式应该会有很大的特色。

  第二点创新工厂的特色,是我们有非常强大而且独特,非常专注的投后管理。作为一个以橱窗为起点的公司,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人创业,但是他们可能会被局限。比如说一个年轻的做市场的人,可能不懂技术,一个年轻做产品可能不懂行销,所以我们希望打造一个整个领域最强大的投后团队,所以我们的投后团队有好几位运营合伙人,那么他们每一位都是在他们的领域超级的专家,无论是法务、财务、市场、公关还有我们这个团队所打造的一些活动,从兄弟会和其他的一些朋友,徐小平,蔡文生一起创立的群英会都是我们花很多功夫打造,帮助创业者补足他们的短版,帮助他们做市场,交到很棒的人,帮助他们做市场、法务以及国外,帮助他们了解世界引领的趋势,我们带着这批人全世界走。看到很多硅谷行,跟着创新工厂走硅谷行,可以看到苹果、谷歌、脸书等顶尖的大佬,因为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们会把我们所有资源和力量帮助创业者,投后是我们的第二特色。

  4.《发现者说》记者提问:您对于大学生在校期间创业这样的话题有什么建议?

  李开复:我认为创业其实还是需要经验的。所以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他往往有很多的经验。即便是美国最顶尖的创业者,他们可能辍学创业,当他们辍学的时候他们实际上已经创了两个三个四个公司了,而且可能是百万富翁或者更成功,对自己有把握,觉得不能错过这种趋势。但是这些我觉得是特例,只能把它当称特例来看,不能把他当成典范来追寻。除非你真的有和他们一样的能耐。对于绝大多数99.99%的大学生,我认为主要还是要把读书的这件事情做好。那么创业我们可以参加一些社团,或者参加一些创业比赛,但是参加的目的当然一方面要全力把事情做好,但是不能有过分的奢望,认为自己要辍学,要把这个事情做到下一个BAT,因为这个是不符合实际的。学校的时间是花在学习,学习如何把一个小生意做起来,学习如何在一个比赛里面胜出,但是想辍学做BAT,我认为这个是不符合实际的,然后也不建议去用挂科或者辍学的代价来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做没有经验的事情。

  5.您认为国内天使的早期投资机构,他们在推出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可行的操作途径?我们在参考一些国外的数据,发现在发达的美国市场,基本上将近12、13%的退出都是通过机构间的转让来完成,您认为这会在国内成为一个趋势吗?

  李开复:创新工厂在不断地探索退出这些方面的我们所需要得到的资源和支持,我们认为国内现在能够排队上市的这个速度让我们感觉到非常乐观。

  第二,我们对新三板还是认识,虽然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但是新三板加上创新层和以后各种机会,其实是双创非常需要的重要力量。为了要了解这个新三板,我们把自己也挂在新三板上面,所以经过参与而学习,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学到的方法。

  并购,肯定也是值得探索的。比如说我们会在各个领域以BAT为首,但是很多公司,包括传统公司探索合作的机会,比如说无人驾驶这个领域,未来两三天就会看到非常巨大的并购的机会。很多传统公司从做汽车甚至到BAT发现这个领域是不能错过,后各种创业公司可能会比较有机会,这是越来越乐观的。

  跟硅谷相比,BAT现在基本上已经做的投资跟国外是一样的水平,还有一件我更希望看到就是所谓的,因为人才而并购。现在国内大部分并购都是因为技术或者市场,我觉得人才并购在今天的科技创业时代,应该可以看到这样更多体现了人才的价值,人才不回避市场或者技术更重要。至于机构之间彼此接盘,我觉得这是一个健康的事情,但是这应该不是一个取代其他的模式。上市、并购,应该是主要的。作为我们早期投资,比如说每十个,达到整个基金数倍的汇报,可能还有三四个,那么剩下来的5、6个,我觉得有基金接盘有并购都是可接受的,所以我会鼓励大家探索这样的模式,我们也乐于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如果你想我们基金主要的汇报是靠什么,还是靠十个中一两个,真的能够崛起上市,其实另外四五个当然能够解决LP希望退出的目的,但是其实LP挣不挣钱,绝对不能因为有一个后盘接盘基金帮我们多买了两三个公司,但是这两三个公司带来半倍的汇报甚至一倍的汇报,但是我们主要时间做的还是把这一两个带来数倍汇报的公司做好。

  6.中国年轻创客和美国硅谷相比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点?

  李开复:创新工厂在七年多前就已经帮助年轻人创业,所以我们这些方面了解比较多。我们也是国内VC应该是最早两三家,在美国发展。对中国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先谈谈双创,双创对于我们来说是三件事情,第一个就是科技改变未来,一个是新创公司改变未来,一个是年轻人改变未来,这三件事情是我们专注努力帮助的。我们看到的创业里面可能分成两种,一种是创立伟大的科技独角兽公司,这个对经济的推动可能会有最大的帮助。另外一种年轻人创业,同样也是值得鼓励的,就是把一个中小公司做好,甚至一直从中小公司,从百人的公司一直小到一个个体户,因为我们深深地觉得,未来的企业结构里面,一定是小公司被雇佣的人远远超过大公司,看到巨大企业是十万人公司,以后一定会更加扁平化,这些百人的小公司也特别重要。这些公司可以到自媒体,到网红,甚至到淘宝店的掌柜,这些我觉得也需要支持和鼓励。所以我觉得,对于双创我认为是两个方面的发展,少数是做伟大的公司,大多数创造价值。

  我们最近做了一个研究发现权世界最顶尖AI期刊里面43%都是华人,所以我觉得年轻人接触科技的力量非常庞大,因为我们看十年前最火的技术,20年前最火的技术,比如说网络,数据库,操作系统,我觉得华人10%都不到,那么最新的趋势,AI华人已经到了43%,所以我认为科技跟年轻人的结合是非常乐观的,有海归,也有在本土读书或者大公司就业的,这个力量是很大的。至于大批的创业,刚刚所说个体户创业,今天观察国内自媒体和网红状态,其实已经超越了美国。如果你观察国内淘宝掌柜比在美国卖东西活的更好。还有很多东西跟美国学的,美国的所谓创客更有面对失败,然后探索不可能的事情的动力,所以我觉得一定程度从零到一,美国还是领先我们的,值得学习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即便美国把0-1的事情里面100件做了7、80件,美国1-100,1-1000的能力非常强大。即便这些方面要学习,暂时无法超过美国,但是美国做出了0-1,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很多公司真的做大做强,所以我对国内的这两种的创业者都还是比较乐观的。

  此文为《发现者说》原创内容,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