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瑞人的“长征”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李亚萍)80年前,工农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经过二万五千里的洗礼和残酷的考验,赢取了反围剿的胜利,为后辈赢得来之不易的和平盛世。80年来,他们在长征中所涌现出来的勇往直前、坚韧不拔、众志成城、团结互助、百折不挠、迎难而上、前仆后继的精神,依旧影响着后辈的人们……

  80年后的今天,中铁二十三局一群大瑞人在祖国边陲的滇西山区,也在默默的进行着属于他们的“长征”。

  大理至瑞丽铁路全长350公里,是继内昆铁路之后在云南投资最大的铁路建设项目,因投资大、里程长、工期久,且沿途地形地质条件空前罕见,被认为是目前国内艰险山区地形地质条件最为复杂的一条线路,建设方案前后曾几易其稿。

大瑞人的“长征”

  八年大瑞,坚守的员工从青年长成中年。图为一家三口温馨的团聚时光

  2008年,大瑞铁路开工建设。同年6月,中铁二十三局进驻,作为大瑞铁路建设者投入铁路施工,誓要拿下这块难啃的硬骨头。他们参与建设的大瑞铁路大理至保山段二标,线路全长31.98km,其中隧道总长25.23公里,占线路全长的78.9%,相当于在复杂的滇西地质下,修建一条穿山串岭的地下铁路通道。

大瑞人的“长征”

  隧道内钻孔施工

  事实证明,这条“地铁”比人们预计的还要复杂和艰难。滇西红层甩给建设者的是一长串的难题:长大隧道(大坡岭隧道施工长度7300米,杉阳隧道长13390米)、围岩破碎软弱复杂多变、泥石流、突泥突水、断层、大水量、向斜、背斜、高地热、高地应力、高地震烈度等等。隧道施工中会遇到的所有问题,在这里几乎全部汇集,给建设者在施工、安全、质量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大瑞人的“长征”

  中铁二十三局大瑞铁路施工工人在40°高温掌子面工作4小时后,倒出靴子里的积水

  异常复杂的地质条件、狭窄的单轨作业面,施工进度的提升变得困难。进度难有突破,工期就不得不延长。而工程设计之初,造价不足,导致项目先天亏损、资金紧张,偌大一个工程项目,资金捉襟见肘状况频现,成为施工生产的一大困扰,甚至导致中途数次停工。加之,原本破旧的机械设备受潮湿粉尘环境影响,加剧老化,在无资金购置新设备的情况下,只能频坏频修,效率低下,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施工进度的有效提升。

  原本62个月的预设工期,一干已是八年,而此时已完工程量只占工程总量的60%。面对与预计悬殊过大的工程进度和被无限延长的工期,大瑞人在外界眼中,一度饱受质疑。

  当然,不知内情的外人根本无法想象大瑞人的施工状况……

  中铁二十三局大瑞项目驻扎于云南省大理市永平县境内,在这个多民族聚集、历史悠久的县城,有着低纬高原的四季如春,清澈沁人的蓝天白云下,花开遍地、树木葱茏。舒适宁静的县城深处,是中铁二十三局大瑞人八年来持续开挖的长大隧道。隧道深处,则是与洞外完全相反的、外人难以想象的两重天:

  在进洞3公里处的隧道掌子面,扩大后的施工作业面也不过30多平米,仅够自卸车单向进出。洞内阴暗潮湿,机械声、水声嘈杂,因设备陈旧通风效果差,洞内空气流通不畅,粉尘飞扬,油烟味浓厚,加上常年高地热,动辄40度的洞内温度,让施工人员不得不赤膊上阵,每天承受七八个小时的“湿蒸桑拿”。在正常施工情况下,就已经如此“水深火热”,更别提施工中频发塌方变形、突泥突水时的状况了……

  施工环境艰苦,灰头土脸不说,长期进出隧道的人身体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一些问题,但在紧张的进度压力下,他们选择视而不见;工程地处偏远,离家动辄几千里的路途,让每一次的归家都异常辗转,他们未有动摇;项目资金紧张,每年只能在年底发一次工资,甚至还要面对与同行悬殊的工资差异,他们不曾抱怨;外界多发质疑,他们埋头苦干,用行动和成绩说话,不多辩白……八年来,在滇西的“长征”中,这样的困难与艰辛,于他们而言,早已习以为常。

大瑞人的“长征”

  中铁二十三局大瑞铁路隧道立架作业

  刘相贞,82年生人,2008年毕业被分配到这个被公认为工作难出成绩、职场前景黯淡的大瑞项目,成为目前唯一一个完成从见习学员到项目副经理蜕变的“非典型人物”,各种荣誉、先进傍身。有着钻研精神的他,在项目清退外包队伍后,凭着一股不怕难、不服输的韧劲,手把手的将当地一群农民工培养成如今训练有素、技术过硬的隧道施工班组。但,就是这样一个拥有令行禁止、高效执行力的七尺男儿,却在八年里,错过了40岁得子的古稀老父亲,一次又一次的生日……

  杨明京,与刘相贞同年,也是在大瑞项目坚守了八年的员工之一,现任隧道三队副队长。性格温和、说话慢条斯理的他,有着丰富的隧道施工经验和过硬的技术水平,在工作中,他心细如尘、思虑周全,工地上诸多琐碎都能面面俱到,但,他却对自己高血糖、弱肠胃的羸弱身体粗心大意,对脖子上硬币大的肿块视而不见,一拖再拖……

  王华承,86年生人,前海军出身,身高1米85,体型瘦高,是篮球场上灵活精准的主力,有着即便一身泥一身水仍遮挡不住的帅气面庞。他谦逊好学、吃苦耐劳的个性,让他在大瑞项目的五年里,收获丰富的业务经验和从上至下高度一致的好评。但这样一个人品、颜值俱佳的优质男青年,却在而立之年仍未觅得相伴佳人,至今仍孑然一身。只是,工地催人老,他亲切腼腆的笑容里,已显露出不浅的鱼尾纹……

  在大瑞线,这样的人很多,八年来,相同的工作服、安全帽下,是每一个有着不同苦楚心酸与鲜活“故事”的个体。工作中,他们有相同的目标与坚持,生活上,他们却不得不独自承受,各自不同的隐忍与艰辛。

  “干好大瑞线,一生都光荣”这句话在项目进场之初,是给所有大瑞人带来澎湃激情的口号,多年之后,这句话更像是坚守在大瑞的建设者们,藏在内心深处的一条信念,因着对企业对岗位的忠诚、因着作为大瑞人的职责,因着八年来青春热血的倾注,支撑着他们在艰苦卓绝的大瑞线,年复一年的坚守。

  作为大瑞项目建设的亲历者,目睹了太多上场后因环境恶劣、工资发放不及时、离家远等原因而无奈退场的人员,浮现在脑海中大瑞人尘土满面却坚毅不屈的脸庞,让我更清楚的知晓:在因信息传播快捷,物质生活充裕而显得浮躁的现代社会,这种坚守的、忘我贡献的大瑞精神显得尤为珍贵。

  两万五千里的长征,工农红军走了两年,而大瑞人的长征,已走了整整八年。坚守的大瑞人就像当年长征的红军战士一样,秉承忠诚、贡献、吃苦耐劳、敢于敢当、百折不饶的精神,用他们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令人感动的执着,默默的诠释和演绎着“长征”的精神,并,继续勇往直前的,走在这比“长征”更长的征途中。